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你有木有长着一张没被欺负过的脸  

2017-08-06 17:37:46|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陈丹青描述美国年轻人都长着一张没被欺负过的脸,争议颇大,但这话可以套用在过马路上——有些国家的人,一看就没被汽车欺负过,比如德国。

最近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新闻,标题是《苏州试点斑马线上装信号灯——专治低头族,提醒行人勿闯红灯》。

其实哪里是“专治低头族”,明明是“解救低头族”。苏州工业园区交警通过调查发现,园区内行人在行走过程中使用手机比例较高,高教区学生尤其明显。很多人在路口连绿灯亮了都没发现,或者是最后几秒才发现,匆匆跑过路口,有极大交通隐患,所以交警方面试行地面式人行信号灯。这种信号灯会发出绿色强光,而且伴有语音提示,红绿灯转换时,地面上也会出现同步闪烁。

这年头,大家都爱玩手机,很多人走路都低着头,运气好的没事,运气一般的可能会撞电线杆,运气很不好的可能就会出交通事故,所以这种地面式信号灯或许会越来越多。

我倒不是第一次得闻这种地面式信号灯,当年还亲眼见过一次。

那是在德国奥格斯堡,古城里到处都是有轨电车轨道,有些路口前就有嵌入地下的信号灯,一旦有轨电车靠近,地上就有一排红色LED信号灯闪烁,提示低头族。

奥格斯堡的地下信号灯奥格斯堡的地下信号灯

当时觉得这玩意儿很新奇,而且在德国别处也没见到过,后来一查才知道。奥格斯堡之所以有此装置,是因为它曾发生一宗交通意外:两个行人在过马路时光顾着低头看手机,没留意信号灯,结果被有轨电车撞到。所幸电车速度不快,两个行人也动作敏捷,只受轻伤。尽管在我们看来,这只是一宗小事故,但德国人一向“小题大做”,奥格斯堡当地政府立刻“搞搞新意思”,安装了与传统交通信号灯有别的地面式信号灯。

奥格斯堡的地下信号灯奥格斯堡的地下信号灯

与苏州不同的是,奥格斯堡的这种地面式信号灯仅仅提示有轨电车的到来,并不提示机动车。难道对于奥格斯堡人来说,有轨电车比机动车更危险?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当年陈丹青描述美国年轻人都长着一张没被欺负过的脸,争议颇大,但这话可以套用在过马路上——有些国家的人,一看就没被汽车欺负过,比如德国。

德国人走人行道根本不看路

德国将低头族称为“Smombie”(手机僵尸)德国将低头族称为“Smombie”(手机僵尸)

德国是欧洲经济龙头,德国人的整体素质也是当之无愧的欧洲第一。尤其是慕尼黑、法兰克福这样的大都市,只要你手上拿着地图,站在街上摆出一副茫然四顾状,不出十秒钟,肯定有人凑过来一脸微笑地问你是否需要帮助。这种热情一度让我不敢低头看攻略,免得让人误会,浪费别人的好意。

在德国过马路,同样有着最棒的体验。如果是有红绿灯的路口,只要是行人绿灯,人们就昂首阔步,绝不会往左右看上一眼。如果是没有红绿灯的路口,人们同样如此。因为即使是再快的车子,远远望到有行人,也会确保停在人行道前。

有时我也会习惯性地在人行道前停下脚步观望一下,停在人行道前的司机不会有任何不耐烦,只会微笑着举手示意,让我放心通过。

但网上流传的“国外可以随意过马路,车子永远会让你”,可一点都不准确。如果你来个“中国式过马路”,动辄横穿马路,随时会被“全世界开车最快”的德国司机撞飞。在人家地头,行人与汽车各有路权,行人要过马路,只能走人行道。

法国人则比较随意,有时也会来个“中国式过马路”,一看左右无车,便横穿马路。当然,仅限于市内狭窄道路,在主干道上,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干。

唯一相同的是,不管德国法国意大利,只要他们来自传统概念的“西方”,在没有红绿灯的人行道或是绿灯提示可通过的人行道前,就不会“一看二慢三通过”,而是目不斜视,直接前行。即使是低头族,这一刻也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往前走。

前东欧国家的人过马路会下意识先看一眼

这种过马路习惯会随着地理上的东移出现变化,在波兰、捷克和匈牙利,人们过马路的方式看似与德国人相同,但只要你驻足观察,就会发现他们在过马路前会先看上一眼,确定没车或者车子已经停在人行道前,才会迈步。所以,低头族来到这里过马路,总是不免抬抬头,起码得扭扭头。

前些日子去了均属前南斯拉夫的斯洛文尼亚和塞尔维亚,又有了新的感受。

与波兰、捷克等前东欧国家一样,斯洛文尼亚的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早已迈入发达国家水平。而且,斯洛文尼亚的基础更好。当年铁托不买斯大林的账,导致南斯拉夫被开除出社会主义阵营,遭遇东欧世界的政治孤立和经济封锁。但南斯拉夫的对外开放政策却也使得它走出了一条不同的路。当时,西方人可以在南斯拉夫境内自由旅行,仅此一点就与其他东欧国家天差地别。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更是南斯拉夫经济最好的两地,在铁托时代,人均GDP甚至一度比肩临近的意大利。南斯拉夫分崩离析后,斯洛文尼亚也迅速恢复元气,并成为发展最快的一个。

在这个国家里,你可以看到悠闲的大城市,富庶的乡村,美丽的湖区,延绵的山谷,蜿蜒的海岸,还有众多葡萄酒产区。当然,还有超低的物价。即使在安逸的欧洲,它也是相对更安逸的那个。

这样一个国家,道路文明方面当然也和老牌发达国家接轨。高速上没有车辆长期占据超车道,超车后立即回归原车道;每逢路口和环岛,车辆各自按照路权标志行进或相让;汽车在人行道前礼让行人,行人也不会随意横穿马路;驾车多日,没听到过喇叭声……但是,从首都卢布尔雅那,到第二大城市马里博尔,到海畔如天堂般的城市皮兰,再到如仙境的布莱德湖,还有隐匿山间的那些小城镇,甭管哪里的人行道,人们在过马路前都会看一眼,甚至有些人还会下意识地停一下。

这种下意识的行为,最能暴露过往的习惯。我在中国过马路,即使是人行绿灯,即使没车,也习惯停下来看几眼,而且不是只看一边,而是左右都得看——顺向马路没车,还得看看有没有车逆行对不?就算没车逆行,还有更可怕的悄无声息的电动自行车对不?

如果可以,我真想穿越到过往的东欧国家里,看看当时的人是怎么过马路的,车又是怎么开的。不过塞尔维亚的经历告诉我,不需要穿越,它依稀还有旧时影子。

在塞尔维亚,你终于能听到汽车喇叭声了

进入21世纪后,塞尔维亚的局势渐渐稳定,社会开始重建,经济快速发展,尤其是2000年到2008年,人均GDP从1160美元上升到7054美元,涨幅惊人。

其实在前南斯拉夫时代,塞尔维亚已经具备了不错的底子,虽然比起斯洛文尼亚,地缘上不占优势,因此经济活力稍逊,但工商业基础不错。南斯拉夫的分崩离析,九十年代的战乱,都对塞尔维亚境内的基础设施造成了较大破坏,但近年来的变化显而易见。

在基础建设上,道路(包括高速公路)的质量都不错,自驾感受并不比发达国家逊色太多,在繁荣度上,贝尔格莱德被评为欧洲夜生活最丰富城市,也是当之无愧。

但路网的渐渐完善,不等于完全通畅。在塞尔维亚驾车,平均时速会比德国低得多。在高速上,你偶然可以见到长期占据超车道的车子,虽然大家速度如飞,影响不会太大,远比经常有大货车慢悠悠走最左侧车道的国内高速公路顺畅,但如果你习惯了德国式的严谨——即使慢车道和快车道车流滚滚,也不会有任何车子长期占据超车道,而是会在超车后立即回归快车道——就会觉得塞尔维亚有一些“不太像欧洲”的凌乱。

另外,一些环岛和路口没有欧洲最常见的路权标志,也让我好生诧异,这就造成了车辆路权不明,虽然不会挤成一团,却会出现你等我我等你的情况,降低了通行速度。

人行道前更能体现这种凌乱。其实比起国内,塞尔维亚司机已相当文明,人行道前都会礼让行人。但行人往往会先站在路口左右张望,然后犹豫不前。如果在德国,司机会微笑着举手示意让你通过,可在塞尔维亚,司机会选择按喇叭示意你通过。我在塞尔维亚所听到的汽车喇叭声,多属此类。低头族来到这里,可不敢再低头了。

犹豫不前的行人,因此而起的喇叭声,也许就是塞尔维亚与传统欧洲国家之差距的缩影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