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热爱编制的年轻人,比手拿保温杯的大叔还让人气馁  

2017-08-27 17:06:04|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

这是20年一个行业由盛而衰的轮回,但是也是整个社会心态的某种缩影。“稳定”正在中国人的词汇表中悄悄爬上核心的地位,它的重要性甚至压过“冒险”、“闯荡”、“未知”。


凤凰周刊一篇《东北青年们的入职选择:有编制扫大街也行》文章被刷屏,其实,作为新闻的主体,“哈尔滨招聘457个清洁工,引来1万余人报名,其中三千人拥有本科学历,25人拥有硕士学历”,这件事明明是发生在2012年,5年前媒体的报道就已经被热炒,但是,如今人们仍然像对待一件新事物一样。

可以换一个视角来看,5年前报出这个新闻的时候,东北的GDP还处于正增长阶段。3000本科生为了编制争着扫大街,却没有引起人们的警惕。


新闻图:被分派到哈尔滨南岗区城管局保洁一大队的两名研究生(中、右)在巡街保洁时过马路新闻图:被分派到哈尔滨南岗区城管局保洁一大队的两名研究生(中、右)在巡街保洁时过马路

振兴东北,某种程度上只是大型国企的重组,也是编制的重组,而并不是社会形态的更新。

《凤凰周刊》的报道更多展示的个人对编制的苦求。一个叫吴天君的人,从2009年大学毕业开始,参加了9次公务员和国企的考试,为了能通过老家吉林省抚松县一家事业单位的面试,父亲到处借钱凑了20万来打通关系,但以失败告终。而吴天君的邻居张静,硕士毕业5个月后,也在苦苦等待能进入体制的机会。

花20万进入县城的事业单位,即使能成功,每个月两千元工资,要七八年才能把这20万给挣回来。从2009年大学毕业开始,一个青年将用十多年的时间,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立,这种对“编制”的狂热,着实让人叹息。很有可能,在东北的县级市,整个社会,都以编制为核心而组织了起来。一个副科级干部,如果拥有实权,也能成为县乡一个社交圈的中心,而要成为这样的副科级,却要耗尽整个家族的资源。

这种现象,不是东北所独有的。连续多年的公务员考试热潮,说明在全国范围内追求编制已经相当有普遍性。这个国家,有一部分已经彻底爱上变动不居的生活,在新经济和创业领域,冒险和赌博精神已经相当普遍,而另一部分,则对这样的“进步主义”世界观彻底无感。他们不喜欢“变革”“进步”这样的时代宠词,而是发自内心地迷恋稳定性。


新闻图:2016年7月2日,辽宁沈阳,一公务员考试面试考点外排起长龙。新闻图:2016年7月2日,辽宁沈阳,一公务员考试面试考点外排起长龙。

一部分人向前,而另一部分龟缩,这当然正常的。除了北上广深,或者相对外向经济主导的珠三角与长三角区域,中国大面积地方都有点像东北,只是没那么夸张而已。大多数内地三线城市,青年都在为编制而奔走,这也是“北上广”的外地人不敢逃离到家乡的原因。

以都市报为例,90年代都市报兴起的时候,很多人放弃所谓“编制”,投身到市场化的浪潮中。如今,很多都市报的人,正在渴望拥有“编制”,过上一种体制内的生活。这是20年一个行业由盛而衰的轮回,但是也是整个社会心态的某种缩影。“稳定”正在中国人的词汇表中悄悄爬上核心的地位,它的重要性甚至压过“冒险”“闯荡”“未知”。

它代表着一种价值观正在流行开来,这和90年代非常不同。那是,“下海”潮起,每个人都想办法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想发觉自己的潜力,想让日子变得与众不同。如今的年轻人更想成为一个“集体”的一员。前几天流行的“我们是谁”文案,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都幻想着从集体里获得安全感,幻想着以“我们”的形式,来发出声音。那种属于“我”的、个体的困惑,似乎消失不见了。

但是,以移动互联网为核心的“新经济”时代,恰恰注定要打破这种对稳定的幻觉。在互联网企业,变化、变动是常态,而过于稳定,则是需要警惕的状态。如今非常成功的《王者荣耀》游戏,刚推出的时候表现其实并不出色,开发团队都面临着被解散的状态。但是,他们抓住最后的机会进行改进游戏体验,最终扭转了局面。这是互联网企业的典型状态,也是新经济中最常见的场景。

理查德·桑内特认为,在新经济企业中,那种稳定性的科层制度,其实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按部就班熬日子混资历的人,很难获得成功。“换工作”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有的人甚至在几年内跳槽很多次,以此来获得在整个行业内的“能见度”。在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人们见面,可能会问一句:你还在那家公司吗?这和东北地区的气氛,有本质的不同。

那些想拼命挤入体制的年轻人,很有可能已经发现体制外的机会已经不多,他们想投靠最后的堡垒。但是,历史已经无数次表明,那些仅仅为追求编制而奔波的人,在机构改革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容易失去编制的人。他们以为牢牢抓在手中的未来,其实也是一种赌博,同样前途未卜。“一切坚固的东西都会烟消云散”,编制也不例外。


新闻图:江苏省公务员考试前,一名考生举着准考证进入考场。新闻图:江苏省公务员考试前,一名考生举着准考证进入考场。

黑豹乐队的鼓手赵明义手拿保温瓶的场景让人唏嘘,被认为是中年危机的典型场景,但是,不要忘了,即使曾经是铁汉,赵明义毕竟已经50岁了。他在生理上确实已经到了中年,端着保温瓶,盘算着将来自己可以拿多少社保工资,这没什么丢人的,毕竟他曾经代言过很多人的青春,曾经年轻过。相比之下,大量年轻人痴痴等待编制的场景,让人感到心碎。

他们未老先衰,甚至都不曾年轻过。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