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资深光棍二哥  

2017-07-06 22:27:56|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

说起来,二哥这称谓有点不敬的意思,在他们老家——我们那儿的老职工老家几乎都是胶东,这样叫人,不是尊人为哥,而是强调其“二”。


第一次见到二哥,他在抱着碾子杆在推磨磨豆腐。别的地方磨豆腐,都用驴,没有驴的话就用匹矮马,还得用块布把眼睛蒙上。可二哥一人转,一边推磨,一边往里加水。挺新鲜的,就多看了他两眼。

二哥不起眼,长得很糙,眉眼、鼻子、嘴巴加上大个的脑袋都糙,好像爹妈生的时候不大经意,毛坯状的时候就给出溜下来了。

二哥是我们五七中学的校工,这地方原本是个连队,不知为何给散了,团里又觉得可惜,就给了五七中学做校址,有些连队的农工,就留下来做校工。二哥不知姓甚名谁,反正人人都叫他二哥。说起来,二哥这称谓有点不敬的意思,在他们老家——我们那儿的老职工老家几乎都是胶东,这样叫人,不是尊人为哥,而是强调其“二”。只是,二哥不以为忤,谁叫都答应。

二哥喜欢跟我们这些学生打连连,我们喜欢听他唱歌。二哥嗓子好,只是有点破,唱起来,十里八乡都听都见。唱得都是老歌,也没几首,“团结就是力量”,是他常唱的。“向着法西斯蒂开火”,一板一眼,吐字清晰。但文革中才懂事的我们这帮毛孩子,法西斯蒂是什么,一脸糊涂。

二哥还喜欢讲他的故事,但都讲不全。只知道二哥从前跑过崴子,就是今天的海参崴。过去干嘛?好像是伐木,也好像是做领导。每讲到这儿,二哥就会冒出几句俄语,说老毛子那边儿,当官的叫戈比蛋,当兵的叫骚鞑子。二哥说,那个时候,老毛子都挺怕他,不仅骚鞑子怕,戈比蛋也怕。因为他是领导,中国人的头儿。

我问他:“那为什么你后来不做了呢?”

二哥支吾半晌,说:“嗨,俺不做,就不叫俺做了嘛!”

二哥推磨,连驴都省了,没有什么额外的报酬。只是每天磨完豆腐,可以拿两块回家。那时候,老职工都干什么吃什么,往家顺东西,是家常便饭。二哥这边豆浆煮好了,好些人都过来喝,二哥拦都拦不住,最后,只能做到自己不喝。他那两块豆腐,还真抵不上人家那一大碗豆浆。

二哥无怨无悔,有两块新鲜豆腐,给他家狗剩吃,挺满足。



老职工们见面打招呼,“逮(吃)了吗?”二哥永远回答:“逮了,二和面的馒头。”二哥家人口多,日子过得挺紧巴。

二哥原来是资深光棍。北大荒的光棍多,自古有名。有的给人拉帮套,有的就琢磨着回老家寻摸媳妇。胶东老家,在这些老职工嘴里,跟朵花似的,哪儿都好,但就一点,吃不饱肚子。所以,老职工如果赚够了钱,彩礼多给,寻摸个媳妇,也是可能的。二哥也有几个银子,也要回老家娶媳妇。闯关东日子多了,父母双亡,家里也没有个正经亲戚,加上他那副模样,寻摸多日,没人乐意。正巧,他家邻村有个寡妇,一个人拉着三个孩子,日子过得那叫凄惶。有人就想让二哥娶这寡妇,但明说二哥肯定不干,于是就叫来这寡妇的妹妹,顶包跟二哥相亲。寡妇的妹妹长得不错,二哥乐晕了头,一色儿任人摆布,连结婚证都扯了(那时的结婚证没照片),临上火车,才发现是老母鸡带了一窝小鸡。二哥要不干,架不住大家死劝,寡妇这一窝大人孩子,哭成一锅粥。二哥心一软,就把人都带回来了。二哥有了二嫂,日子过的不容易,但总算有个洗洗涮涮的人了,一年以后,二哥的亲骨肉小狗剩出生了。二哥挺知足的,逢人就说,别个娶媳妇娶一个,咱儿一娶就是四个!

到了给我们学校当校工的时候,从老家带来的大姑娘,已经长大成人。虽不是二哥亲生的,但多少也有点二呼呼的。嫁在本连队的另一个老职工家,小伙子也有点二,但有把子力气,干活不惜力。对媳妇还不错,但对老丈人不好,喝了点酒,老是说老丈人对他媳妇有不轨的动机。人问他上手没有?他又说没有。

不过,有一天,还真出事了。不知为何,那天天都黑透了,二哥这个拖油瓶的大闺女突然想起回娘家了,急急敲门,二哥赤条条来开。大闺女惊叫一声,跑了。按道理说,那个时代的兵团老职工,连男带女,个个睡觉都脱光光的,他们相信“睡一宿,穿三朝”的古训,为了省布,连裤头都不穿。二哥当然也这样,这大闺女理应早就适应了,不知为何会如此大惊小怪。跑回自己家之后,还大哭一场,激得女婿要上门来教训老丈人。我们一个不大的学校,家属区就那么几户人家,一嚷,全都知道了。学校指导员是个当过兵的,一声令下,带了几条汉子,就把二哥抓到校部去了。文革之初,斗当权派的时候,我们那儿,大多是因为他们对职工太横,没想到,文革还没过去,上来新的一拨当权的,比从前还狠,对二哥这样根正苗红的贫雇农,也一点不客气。

审问之下,二哥不服,顶了几句嘴,指导员使了个眼色,二哥就被吊到房梁上了,一通打,第二天才放回家。

第二天磨豆腐,来喝豆浆的人问他:“二哥,昨晚挨揍了吧?”

“哪里,指导员跟我商量工作的事儿呢。”

“商量工作,这脸上怎么挂幌儿了?”

“回家晚了,路上跌了一个跟头。”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