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教皇的艺术品,总想搬一件回去  

2017-07-05 12:46:10|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
        “小拉”和教皇的关系明显要好很多。教皇随时可以去看那些未完工的壁画,还可以提出各种创作要求。想想看,要是你家的装修,一个文雅有趣听人劝的“帅哥”和一个怪僻难以接近的“大叔”,你更喜欢哪谁?
        这个人你一定听说过,而且还见过他的画像。丑。颧骨过高,脸颊过窄,前额宽大扁平,深色的头发像杂草一样,乱七八遭地铺在脑袋上。连他自己都认为这长相算败笔,要是像设计图纸,能在交货前返工就好了。
         唯一与众不同,能将他和那些做苦工的石匠区分开的,是眼睛里的光,桀骜不驯,无所畏惧。
         另一个人你也见过,大眼睛、高鼻梁,光滑饱满的面庞。有点儿像现在的“小鲜肉”,俊美而略带忧伤。一看就是个家境优渥的好孩子,举止优雅讨人喜欢。
米开朗琪罗与拉斐尔
米开朗琪罗与拉斐尔
         两个人相差8岁,站在一起的感觉,怎么说呢?大约是这样的画面:一个在阳光充足装饰讲究的画室,沉静地画着油画,画布上的圣母面带微笑,笼罩在圣洁的光芒里。另一个在太阳暴晒、满是杂草的园子里,一身臭汗地搬动着大石块。对了,达芬奇就曾嘲笑过,说他们那些玩雕塑的,“满身大理石灰,活像个烘焙师傅,家里又脏又吵,相较之下,画家的住所就优雅多了”。
大卫
大卫
         你或许已经猜到了,这个又难看脾气又坏的人叫米开朗琪罗。代表作之一:著名的裸体石头男——大卫。完成年龄:29岁。耗时:3年。此前,刚学雕塑两年,他就接到过一个雕像委制案,完成了“罗马有史以来最美丽的大理石作品”——《圣殇》。当我在圣彼得大教堂看到这尊雕像时,有些无法呼吸:天哪!只有天才能弄出这样的作品!
       另一个“风雅少年”是拉斐尔,父亲是位公爵,宫庭画师,财力雄厚,热爱艺术。子继父业的拉斐尔 17岁就拿到了第一件承制案,为教堂绘制祭坛画。与邋遢、阴郁、孤僻的“老米”不同,“小拉”相貌俊美、性情温和、为人宽厚,据说连动物都乐于与他亲近。“美少年”穿着讲究、举止彬彬有礼,远非一个月洗不上一次澡、体味难闻的“怪叔叔”可比,可他绝不是靠颜值吃饭,实力一点儿也不差。不然,也不会有梵蒂冈城里两位傲世天才的PK。
        这原本不是“老米”想要的。
         发誓绝不回罗马的米开朗琪罗,再次被教皇尤利乌斯召回。派给他的是一项非常棘手的工作,既非他所长,也不令他喜欢。他甚至觉得那就是个阴谋,成心要把他搁进“坑里”。为雕刻教皇陵墓而亲自拉回的90多车大理石,堆在圣彼得大教堂广场上,已被挪用,成为新教堂的奠基石。“老米”为这些石头欠了一堆债,屡次去讨钱,教皇都拒不接见。一气之下,绝望透顶的米开朗琪罗租了匹马,一路北逃,回家乡佛罗伦萨。五名抓捕者紧随其后紧追不舍,倔强自负的“老米”死活抗命,扔下一封信,声称既然陵墓工程不能继续,他就不再对教皇负有任何义务。
        原本看上“老米”手艺请他为自己雕刻陵墓的教皇,此时的兴趣点已经转移。不仅圣彼得大教堂,连教皇住的梵蒂冈城都出了大问题。地基沉降,建筑物倾斜,有倒塌之虞。教皇想要重修大教堂并装修改建自己的寝宫,而负责这两个项目的,是米开朗琪罗的死对头,他不仅让教皇移情别恋,还建议“老米”为西斯廷礼拜堂拱顶绘湿壁画,以“诋毁他的名声”,好看笑话。
西斯廷礼拜堂拱顶
西斯廷礼拜堂拱顶
       自认为遭人陷害的米开朗琪罗不肯接受新任务,可教皇也没那么好惹——备受折磨的威尼斯大使曾经慨然相称,行将就木是件美事,因为从此不必再和教皇纠缠。西班牙大使的措辞更为尖刻:“在瓦伦西亚的一间医院里,有一百个被铁链拴住但心智比教皇陛下还正常的人。”
         有这样一位“主顾”,“老米”的日子可想而知。不仅得接几乎没有多少经验的湿壁画,还有一场不动声色的明争暗斗。西斯廷礼拜堂旁边,教皇自己的住所,也在整修,负责湿壁画创作的是悠然潇洒的天才“美少年”拉斐尔。
         “小拉”和教皇的关系明显要好很多。教皇随时可以去看那些未完工的壁画,还可以提出各种创作要求。想想看,要是你家的装修,一个文雅有趣听人劝的“帅哥”和一个怪僻难以接近的“大叔”,你更喜欢哪谁?
        米开朗琪罗不仅否定了教皇对西斯廷礼拜堂拱顶壁画的原设计,还讨厌甚至拒绝教皇在工程进行中来参观。如果教皇想让自己或者其他人的形象出现在“老米”的壁画里,呵呵,只要你不怕变成丑陋的魔鬼(即便如此,也很可能被严词拒绝),那就来试试。还是去“小拉”那里吧,瞧瞧,穿越历史,坐在教皇宝座上目睹赫利奥多斯被驱逐的尤利乌斯多么威严尊贵。同样的故事(尤利乌斯肯定是不会出现的),被米开朗琪罗画到了从地上几乎看不到的大奖牌里,他“极力避免为教皇治绩做毫无保留的颂扬,相反,拉斐尔则打算当个较积极的御用宣传家”。
       湿壁画的创作开始进展得很不顺利。不仅绘画经验欠缺,湿壁画的创作技法也很复杂。简单说,画得好不好看是一回事,把它画上巨大的拱顶并且保持不褪色,是另一回事。对于两者,“老米”都是新手。所以,第一幅湿壁画《大洪水》就麻烦不断,以致不得不铲掉重画。而就最终的作品而言,它也输给了“小拉”的《圣礼之争》。不管此前“曾遭遇什么样的小挫折,拉斐尔以最后的成果证明了教皇没看错人”,他“技惊四座,展露头角,把米开朗琪罗甩在了后头”。
《圣礼之争》
《圣礼之争》
         令“老米”烦心的不仅仅是难搞定的湿壁画,还有乱七八糟的家事。父亲自认为贵胄出身,认为儿子投身艺术有辱门风,为重振家族雄风努力不辍的米开朗琪罗,不断被四个兄弟乃至父亲“那些小丑般的行径扯后腿”,替他们还钱,帮他们支付输了官司的赔款,付医药费(还被父亲偷偷拿去买衣服),应对各种麻烦……
         关于米开朗琪罗和壁画的故事,流行最广的是:因为不得不半躺着昂头画壁画,“老米”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可惜,这是假的,经过认真考证之后,罗斯·金在他的《米开朗琪罗与教皇的天花板》里,告诉有关西斯廷礼拜堂湿壁画的故事,还有教皇的权力之争,以及天才艺术家们之间的比拼。
       充满曲折,引人入胜。几百年后,在罗马,随处可见一件艺术品的局部仿作:两双相隔很近,指尖相对手。那是米开朗琪罗笔下《创造亚当》里,上帝和亚当的手。
《创造亚当》
《创造亚当》
          前些日子去罗马,没做任何功课。这本《米开朗琪罗与教皇的天花板》也只翻了下彩页,就随手搁书架上了。后来临时改变行程,只在罗马待了两天半。花大半天时间去圣彼得大教堂和旁边的梵蒂冈博物馆,在迷宫般的博物馆里无法确认哪个是西斯廷礼拜堂。礼拜堂的穹顶很高,仰头看壁画也就是个大概,细节基本看不清。从人群里挤出挤进,只留下模糊的大概印象。最强烈的感受:难怪艺术品总遭抢劫,我都想搬一件回去!
         离开后意犹未尽,回来看书,边看边后悔:怎么没早看呢?我决定:再去趟罗马,为了教皇天花板上的那些湿壁画,还有神秘的梵蒂冈城的那些情仇恩怨。
          你呢?要不要和我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