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想死?没那么容易!|  

2017-07-27 20:45:47|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出生,人们常常能精确到几时几分;但由生入死时,界限就没有这么泾渭分明了。

  生命真正的终点在哪里,尚未有定论。医生能做的,仅仅是选择一个最接近正确答案的时刻,宣告躺在病床上的人已经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可这个死亡标准真的科学吗?那些被送入火化炉的人,真的已经“死”了吗?

  想死?没那么容易!|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很怕死的壹读君|安安

  在注定的悲剧面前,人们都渴望最后关头能出现反转。

  这也是死亡标准一改再改,从呼吸停止到脑死亡的根本原因。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死神的讨价还价会更加激烈。

  在呼吸机诞生以前,人们能坦然接受呼吸停止即死亡。原因很简单,以当时的医学水平,丧失自主呼吸能力的病人几乎就等同于丧失了生机。

  想死?没那么容易!|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直到20世纪50年代,呼吸支持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很多人“起死回生”。有案例显示,心跳停止1个多小时的人,在医生使用起搏器、人工呼吸机等现代复苏技术后最终被救了回来。

  1967年12月3日,南非医生克里斯坦·巴纳德领导的医疗小组成功进行了全球首例心脏移植手术。这是一台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手术,它打破了“人之生死,全系一心”的传统理念。正如医生自己所言:

  

  “用以诊断人死亡的依据不是心跳或呼吸的停止,而是脑部的死亡。脑是决定生命本质的器官,脑部死亡,病人死亡。”

  说起来,脑死亡的概念最早产生于法国。1959年法国学者莫拉雷和古隆在第23届国际神经学上提出“昏迷过度”概念,并首次使用“脑死亡”一词。他们在报道里写道:凡被诊断为“昏迷过度”的病人,苏醒可能性几乎为零。医学界接受了这种提法。

  想死?没那么容易!|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1968年第22届世界医学大会,美国哈佛医学院脑死亡定义审查特别委员会将“脑功能不可逆性丧失”作为新的死亡标准,并制定了第一个脑死亡诊断标准。

  在这个标准中,“脑死亡”被严格定义为“包括脑干功能在内的全脑功能不可逆和永久的丧失”。规则制定者们相信,当作为生命系统控制中心的全脑功能陷入瘫痪时,人身体机能的丧失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大量的医学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许多情况下,心脏停止跳动一段时间后脑细胞才开始死亡;相反,大脑一旦出现广泛的脑细胞坏死,即使维持心肺功能也对挽救生命于事无补。美国研究者调查了1662例脑电图平坦者,凡是超过24小时以上的,最终都死了。脑死亡发生后,心肺功能一般只能维持三四天。

  然而这多出来的三四天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一个尚有体温、心跳的病人被当作死者,且不说家属能否接受,旁观者也会质疑:仅凭大脑死亡就断定人救不回来,这样是否合适?

  最先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哲学家。笛卡尔说过,“人是会思考的芦苇”,在哲学上,思想意识比肉体的运转更能证明一个人的存在。当意识、感觉等人脑固有的机能不可逆转的停摆时,人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哲学上Ta已经死亡。

  想死?没那么容易!|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灵魂摆渡》中,杨紫扮演的角色灵魂已经离开,只余一具躯壳安慰丈夫

  因此,相较于心脏停止跳动,脑死亡更像是一道价值选择题。它暗含着一个判断:人的本质,是通过大脑实现的;人的社会性,比生物性更重要。一个脑死亡的人,即使还有呼吸和心跳,也不再具备做活人的“资格”。

  可是,大脑及其承载的意识思想真的就是人类生命的全部意义所在吗?

  在此,我们不妨设想一个极端情况:

  甲临死前通过秘术将自己的思想记忆储存,并在几十年后转移到一个年轻人身上,后者因此性情大变。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