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知堂的民国食堂和食材  

2017-06-07 11:30:03|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拿“吃”做起文章,算是一种心理补偿。写得越精彩的,失意得也越是厉害。
        重新翻读黄裳先生的《金陵五记》,其中一节〈老虎桥边看知堂〉。那时黄先生的身份是新华社的记者,也是因利就便,去了“模范监狱”探访周氏。彼时的周作人,大约正身处人生的谷底。面对陌生者的访问,如同接受“会审”,彼此都不自在。谈及南京的过往,也有些含糊其辞。而黄裳却忆起《苦雨斋打油诗》中的一首:疲车羸马招摇过,为吃干丝到后湖。
左:周作人 右:《知堂谈吃》
左:周作人 右:《知堂谈吃》
         这首“瘦词”,有些含蓄的饕餮相,是知堂在盛景中的一星点染。说起人生抱负,他终于是个失败者。因为看不清,终究也未参透。“五四”战士,老来囹圄。多数人扼腕说未保晚节。然而于他自身,岂是一言可蔽之。钱理群谈周氏兄弟,说“ 如果说鲁迅的选择是非常人生,那么周作人的选择是寻常人生。”观其一生,与其说是他选择了人生,不如说是人生选择了他。文章鉴人,由“凌厉浮躁”至“平和冲淡”,这其间的挣扎,是不可免的。只是知堂的姿态一直摆得很好,令人信服罢了。
        这“好”往往和对美食的立场相关。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说得是火候的拿捏得宜。政治毕竟复杂得多,失意于此的人,往往会退而求其次,拿“吃”做起文章,算是一种心理补偿。写得越精彩的,失意得也越是厉害。说起来,可列一串长长的书单,作为辅证。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张潮的《幽梦影》、张岱的《陶庵梦忆》、李渔的《闲情偶寄》等等。当然,写吃写得好的,还有一个袁枚的《随园食单》。袁子才是真正看开了,自己从人生的“正途”荡开去,修修园子,养养戏子。谈起食物来,倒有些喜人的荤腥气。
         周作人是要标榜“苦”的,有些清修隐逸的气息。“出世”得未免就刻意些,是划出界限的意思。他在〈北京的茶食〉里写:“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练愈好。”这是要和“有用”分庭抗礼,是他所谓“生活之艺术”的总旨趣,要“微妙而美地活着”。“苦”之外,便是要闲,在生活的主轴之外的,大饮食之外的所谓“琐屑不足道”之物。舒芜评价说“知堂好谈吃,但不是山珍海味,名庖异馔,而是极普通的瓜果蔬菜,地方小吃,津津有味之中,自有质朴淡雅之致。”原本他的故乡绍兴并非出产传统美食之地,荠菜、罗汉豆、霉苋菜梗、臭豆腐、盐渍鱼,皆非名贵之物。知堂格外钟情野菜,花了数篇的文字谈荠菜,‘西湖游览志’云:“三月三日男女皆戴荠菜花。”谚云:“三春戴荠花,桃李羞繁华。”顾禄的《清嘉录》上亦说:“荠菜花俗呼野菜花,因谚有三月三蚂蚁上灶山之语,三日人家皆以野菜花置灶陉上,以厌虫蚁。”又另辟文字写荠菜梗。由《王智深传》谈到《本草纲目》,又征引《西阳杂俎》,考证了许多,才浅浅谈起荠菜梗的制法。书袋掉得太狠,多少有些醉翁之意。虽是谈吃,意在雕琢习俗仪典,民间野谚等大“无用”之物。食材越是平朴,越是无用之用的好底里。钟叔河在《知堂谈吃》序言中说:“谈吃也好,听谈吃也好,重要的并不在吃,而在于谈吃亦即对待现实之生活的那种气质和风度。”斯言甚是。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