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收麦子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2017-06-05 16:09:51|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夏时节的陈阵热风袭来时,广袤的中原大地,一片金黄的麦浪。做为中国最为重要的小麦产区,山东以每天投入11万台联合收割机的数量,在不到一周时间收获了全省播种面积45%的小麦,已收获的3690万亩中,机收面积为3646万亩。
       河南麦收50年变迁史:收麦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 豫记 - 豫记
           有赖农业器械化的普及,来去匆匆的麦收不再是一场让人脱掉一层皮的“人民战争”,完全被时代颠覆的农耕不再那么苦涩艰辛,怎么说都是一种进步。不过,我总忘不了过去的岁月,从生产队到责任田,每一个阶段的麦收也各有特色,短短五十年的光景,乡人经历了什么样的麦收变化?
 
麦收的“忙”,从小满会就开始了
 
         蚕老一时,麦熟一晌。每到麦收前的几天,连续吹几天干热风,饱满的麦粒变干,麦穗上的麦芒枝杈着,如不及时收割,一场大风,麦芒摩擦,麦粒掉一地,就会把人们辛苦大半年的劳动成果毁于一旦。
           在没有实现机械化之前,一到麦收,农田里可谓千军万马齐作战。因此麦收也叫“抢收”。这个时节,上到七旬老者下到垂髫小儿都会投入到小麦抢收中。这样的壮阔场面,白居易老同志在《观刈麦》里描写的很清楚,“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这个“忙”,其实从麦收前的小满会就开始了。
河南麦收50年变迁史:收麦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 豫记 - 豫记
 
          过去买东西不像现在这么方便,为了保障及时收割,许多地方在麦收前有小满会,集会上有镰刀、筢子、桑杈、扫帚、络筢、木锨、磨刀石、牲口套具等一应俱全,连捆麦子的草腰子也有卖的。此时人们会不失时机赶会购买需要的收割小麦家什。
         常言道,磨刀不误砍柴工,磨刀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镰刀是麦收的主要工具,其锋利程度直接影响了麦收速度。
         在割麦前几天,父亲像其他叔叔们一样,也总会拿出磨刀石,在上面洒上水,把镰刀放在磨刀石上“哧哧哧”磨,觉得磨差不多了,用大拇指在刀刃上刮一刮试试刀锋。
        看着他露出的欣慰笑容,就知道镰刀一定很利。他常常多准备几把镰刀,以防镰刀割钝了,有替换用的。
河南麦收50年变迁史:收麦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 豫记 - 豫记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老百姓收麦捆麦个子时用的草腰子,就是平时搓的。在割麦前一个月,人们就“兵马不动粮草先行”了。
           利用夜晚休闲的功夫,坐在过道里(胡同),一边拉闲话,一边把喷湿了水的麦秸用手搓成草腰子。每根一庹长,搓完挽个结。庹是一种计算长度的单位,以成人两臂左右伸直的长度为标准,约合五尺。
         家家户户搓出的草腰子,刮刮净净,漂漂亮亮,100根为一把,以备麦收时用。
 如果说割麦是男女劳力的事
那收麦则是人民战争
         在生产队时,天不亮生产队的钟声就敲响了。男女劳力厉兵秣马齐上阵,头戴草帽在地头一字排开。
         队长率先开镰,大家不约而同跟着下趟,一场你追我赶的割麦竞赛悄悄拉开序幕。一大块麦地,一开始实力相当,随着麦垄的延伸,割麦的人渐渐拉开了距离。
河南麦收50年变迁史:收麦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 豫记 - 豫记
         割麦可真是大显身手的用武之地,生产队里好手如云,似乎都是墙里的柱子——暗使劲。队长身高马大虽然有力,确不是瘦力巴筋三叔的对手,还没有到地头就超过了他。
         但巾帼不让须眉,妇女队长腰也不直,镰刀“欻欻”不停地响,竟与排头兵不相上下,紧紧咬住。谁知后来半路杀出三妮儿小桂花,一鼓作气超上了妇女队长,竟拔得头筹,让人刮目相看。而不少男劳力累得直挺腰,拿起草帽直扇风,自叹自愧弗如。
          一晌功夫,一大块麦地就被撂倒了。
         要说割麦是男女劳力的事,收麦则是人民战争,大人小孩只要能干活都会投入其中。
河南麦收50年变迁史:收麦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 豫记 - 豫记
         下午收麦时,小孩子扛着湿草腰子,从腰子捆里抽出一根草腰子放在地上,两旁收麦子的大人小孩,抱起割倒在地的麦铺子,放到草腰子上。
          男劳力专捆麦个子,只见他左手拽住一头草腰子,另一手捉住外边的草腰子头,用膝盖一跪一挤一压,双手同时用力,拽紧草腰子,一拧一掖,一大堆麦铺子就被捆得服服帖帖结结实实。
        而放麦假的小孩子们,则在收完麦子的地里排成排拉筢子,把掉在地上麦子收起来,尽量做到颗粒归仓。
        此时,广袤的农村到处都是人们割麦、收麦、运输、打场的忙碌身影,就连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也在捡拾掉在路边的麦穗,真可谓是千军万马战犹酣。真应了古诗所说的“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河南麦收50年变迁史:收麦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 豫记 - 豫记
“男人怕过麦”
我一个男子汉还不如七旬老爹
 
        自从实行责任田,那些工作在城市里的“一头沉”们,再也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当闲云野鹤,看云卷云舒了。
        每年进入6月5日以后,纷纷奔赴农村第一线,投入到麦收战役,我就是其中一分子。我们那里是水浇地,一般6月10日开镰,回到家老父亲早已磨好镰刀,一家人黎明开镰。
        父亲割麦会别把,一把麦子顶我好几把,虽然已过七旬,却没有喊过累。而我不到半晌我就累得腰酸胳臂疼,我一个男子汉哪是老父和妻子的对手?对民谚“男人怕过麦”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
河南麦收50年变迁史:收麦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 豫记 - 豫记
        到了吃早饭时,老母亲一支胳臂挎着柳条篮子,里面放着馍、咸炸豆腐片和咸鸡蛋、碗和筷子等,另一手提着小米汤来犒劳我们。
         一家人坐在地头,吃着不知腌了多长时间的咸鸡蛋,嚼着流着黄黄鸡蛋油的硬硬蛋黄,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早餐,也是一家人最幸福的时刻。
         刚实行责任田时,没有打麦场,都是在自家责任田一头割完小麦,铲掉麦茬,再用水泼场,用石磙轧场,当打麦场。然后把割掉的麦子拉到场里,摊晒,等待脱粒。
         那时没有牲口,人们只能退回到最原始的搭帮拉石磙的打场的行列,生产力一下子倒退了不知多少世纪。
河南麦收50年变迁史:收麦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 豫记 - 豫记
         后来有了脱粒机,劳累了一天的人们不得不连轴转,连夜把拉到麦场里的麦个子解开草腰子,抱着麦子杆往脱粒机里填。等小麦脱完粒,人也累趴了,困得站着就能睡着。
        再后来有了手扶拖拉机带石磙轧场,人们总算可以歇一口气了,可是这只是打场的第一步。
        老父亲此时已近八旬,但身体硬朗,他总率领一家人有条不紊地用杈翻场,用络筢清理麦秸,然后用推板和刮畦田的铁刮子把麦糠集拢一堆。起风后,他又拿起木锨扬场,没有一刻停歇的功夫。
河南麦收50年变迁史:收麦曾经是场“人民战争” - 豫记 - 豫记
        他把麦糠扬出去,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麦糠和尘土随风飘向远方,麦粒沉甸甸地砸在小麦堆上,看着那满是丰收的麦堆,那收麦的辛劳与困苦似乎都随风远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