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祝我们永远都不被人工智能代替  

2017-06-21 14:52:13|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皮尔伯格拍《人工智能》时,电影原名本来是"AI",结果制片方发现,有很多人把片名看成了“A1”。最终,“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新片名维系了斯皮尔伯格神话。
  如果今天还有人把AI看成A1,这多半是“村通网”系列的新笑话。如果电影放到今天拍,斯皮尔伯格也会被戳上三个字:跟风狗。
  当微软小冰写诗唱歌,当阿尔法狗挑落四大门派,你无法不相信,一个更神秘的充满颠覆性的新大门正在被打开。
  真是历史常开的玩笑。毕竟,在国内最早大规模热衷普及人工智能概念的,是特异功能大师们。
  80年代末,当人工智能的概念进入中国后,钱学森同志高屋建瓴地指出,“人工智能”和“特异功能”,都属于“形象思维学”里的重要研究对象。
  于是,那个年代国内研究人工智能的学者,常会收到这样的邀请:欢迎参加XX人体特异功能研讨会。
  想象一下,如果AlphaGo早生了二十年,再远渡重洋来到中国,可能要上台和耳朵识字、透视眼和隔空抓蛇的大师们一起表演,台下坐着数千个头顶信息锅接收宇宙气场的知识分子。
  海子有句诗挺合适用在这儿: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可惜他也练气功。
  在北京,如果你不知道午饭吃什么,请一定选择麦当劳(就连肯德基都不要相信)。不要相信惊喜,北京城的餐馆只售卖惊吓。
  而排斥惊吓是人类的梦想。标准化是如此迷人,以至于从柏拉图到黑格尔,从严新到王林,都试图制造一个没有惊吓的世界。
祝我们永远都不被人工智能代替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还比如,最近马云说,大数据让新的计划经济有了可能。
  但问题在于,人类这玩意儿能进步,说到底依赖的是无数次惊吓迸发出来的惊喜。
  生存依赖于惊喜,生活则信赖标准。
  真正的标准,直到工业革命出现后才以温和的方式成为了可能。
  比如时间。在时钟出现以前,人类按照生物钟像文艺青年一般生活,但时钟的发明,让时间变成了人类的普世标准:到点吃饭、到点睡觉、到点上班。守时成为了美德。
  在三体里,刘慈欣设想过一台以奴隶们驱动的人体计算机。事实上,那正是人类现代工业社会的模型,我们每个人都活得像个代码。
  现代社会依赖标准而存在。多数工作里,人并不被要求提供惊喜,只被遵循同样的路数,得出同样的结果。马克思说的异化,是哀叹人越来越像计算机。
  维系和实践标准,是一种现代主义的美德。这恰恰是人工智能最擅长的事。
  我中学的语文老师,最喜欢为我们深情朗诵读者。他最推崇的作家,是“著名散文家佚名”。
  后来,我拥有了电子词典和网吧时,一度很为自己伤心。如果早一点有搜索引擎,我何至沦落到在兢兢业业崇拜“佚名”作家三年后,才能意识到我的语文老师是个多么不靠谱的数据库。
  按照现在的话说,这是传统数据时代的悲剧。个体的人作为数据库实在太有限,而且,责任心、持续更新能力等等,谁都不得而知。
  前段时间,几家公司弄机器人去做高考数学题,其实我更期待让人工智能代替老师去基层给孩子们上上课:论数据库、责任心和水平标准,没人比得上一台必须打卡的学习软件。
  反正我们从来不指望孩子们从老师身上,学到关于如何去爱的道理。
  美国有几个理工男搞出过一个桥段维基网站,叫TV Tropes。他们把多数影视作品的桥段分析总结出来变成条目,于是,在这个网站上,一部电影无非是条目代码的排列组合。
  这一度让我着迷,以为找到了解决国产烂编剧的办法。人类社会的诸多问题,都源于实在是没有标准。
祝我们永远都不被人工智能代替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比如,好老师与坏老师的区别,作家和自恋的文艺青年的区别。
  不少文艺青年以为熟背两部电影就能出来当编剧,以为有了好品味就一定是好作家,实在是太小看人类文明了。
  最近有则新闻,某交通部门启用了人脸识别电子警察,自动记录闯红灯的行人。
  真让我热泪盈眶。几年前,正申办文明城市的老家县城为了整治不文明行为,悬赏市民偷拍身边的不文明现象,再把偷拍的视频放到电视台上滚动播放,直到肇事者主动去认罚。
  那个夏天,我在电视台上看了整整两个月的撒尿酒鬼。
  人工智能出现以后,原本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有了答案:这原本就不是人干的活。
  要罚一个随地撒尿的酒鬼,你得先保证全城布满眼线,每位警察都刚正不阿就算是自己的小舅子也照罚不误,然后还得提防酒鬼耍酒疯和围观群众发微博。
  一来二去,还是交给人工智能省事。在好莱坞里,这套系统叫“天眼”,嗯,就是无数反派为此竞折腰的那个黑匣子。
  但还有个问题。在罚款和文明之间,我们还差多少个人工智能?
  高中时,有个学霸买来一批满分作文集,强行记住素材和主题,在每次的作文题目下随意组合:永远是阅卷老师最爱的味道。
  高考真的挺简单的,只要像一台计算机那样去活着就可以了。
  所以,伍继红的悲剧没什么好借题发挥的。我见过太多专为高考设计的计算机型学生后来泯然众人,而大家却偏偏要把这样的学生误认是天才。
  如果人工智能要比学生考得好,要么是人类必败,要么,就是我们的考核机制出了问题。
祝我们永远都不被人工智能代替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头条上有个问题,怎样才能不被人工智能淘汰?我给了个回答,如果你现在从事的工作,有人通过规模复制和机械性训练就能比你做得更好,那说明,人工智能很可能迟早要淘汰你们行业了。
  这个回答居然刷出了百万阅读。有时候,面对这个算法推荐的阅读数,我想,百万次的点击里,究竟有多少人在猥琐的算法推荐中越陷越深,忘记了阅读原本是一个追求惊喜的过程。而最终,在个人的信息孤岛里,注定了成为老旧计算器的命运。
  据说,任何一次技术变革中,最终受益的人群都只有2%。
  我很相信这个数字。想象一下,你在个性化推荐里购物,你在个性化推送中阅读,你在个性化订制中旅游,最后,你成为了他人标准的注脚。
  1811年,英国约克郡的工人路德突然开始打砸机器,路德分子,从此成为了反对历史进步的愚昧代名词。
  如果我们超越进步论的史学观来看,他们只是沉溺于生活的惯性本身,直到大厦崩塌。
  要么制造标准,要么制造惊喜,维系标准的事儿,未来都是人工智能的。
  1999年,叛逆少年朴树写了首广告歌。歌里,朴树埋下了一句气话,“轻松一下windows98,就让它们代替我来思考”。
  快二十年过去了,初音未来和微软小冰都比小鲜肉们更像实力派歌手。那些靠脸吃饭的,也面临着被整容脸分去半壁江山的命运。
  技术进步是多么美好。
  祝我们快点被代替,祝我们永远不可替代。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