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谁说一胖毁所有?我还有寂寞啊……  

2017-06-18 16:47:46|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原的春天来得更晚一些。狐狸小步慢跑着,觉得身上还有点发冷。草地上已经有些淡淡的绿色了,偶尔也有几丛小花探出头来,在春风里瑟瑟发抖。

  狐狸跑过了一堆大石头,停下来,晃晃耳朵,皱了皱鼻子。他慢慢退回来,往岩石缝里张望,看见一对圆圆的眼睛,还有猫特有的鼻头。

  “你好啊猫!”狐狸很激动,“你好你好!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猫!”

  “哎呀哎呀。”岩石缝里的猫慢慢挤出来,四条小短腿上是个圆滚滚的身体,圆脑袋上支棱着两只小耳朵。狐狸认出来,是只兔狲。

  谁说一胖毁所有?我还有寂寞啊……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兔狲伸了个懒腰,歪了歪头:“被发现了……本来还打算伏击个什么呢……”

  “不好意思……”狐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看见你太激动了……”

  “没关系,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要做。”兔狲倒是很大度,“不过为什么激动啊?”

  狐

  狸讲了一遍伊比利亚猞猁的故事。“所以,我就想,喵星……”

  兔狲好奇地挑了挑眉毛:“你多大了?你成年了吗?”

  “呃,成年了啊。”狐狸老实回答。

  兔狲舔了舔鼻尖。“那你怎么还能相信这些东西?”

  谁说一胖毁所有?我还有寂寞啊……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啊?”狐狸看着这个毛茸茸圆滚滚的猫。

  “这些难道不是都是小时候相信的嘛。”

  “可是那个猞猁……”

  “理想主义者。或者没长大。或者这里有问题。”兔狲指指自己的圆脑袋。

  “啊……”狐狸有些沮丧,低下头来,“所以,没有喵星了是吗。”

  “倒是也不能这么说……”兔狲拉长声音慢慢说。

  “那……”狐狸的耳朵竖了起来。

  兔

  狲眨了眨眼。“可能是有的,也可能没有。可能是时机不对,可能是地方不对,可能……也许是种族不对。”

  “听不懂。”狐狸用后脚挠了挠耳朵。

  “那我慢慢跟你说。一直站着很累的,我趴下来你不介意吧?”

  狐狸摇摇头。兔狲趴下来,本来就短短的腿,现在更看不见了。

  狐狸也趴下来,望着兔狲。

  谁说一胖毁所有?我还有寂寞啊……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我们猫呢,的确是有些传说啦。”兔狲说,尾巴轻轻摆一摆。“不过也不是都一样的。比方说非洲的狮子们相信,每个狮子都对应着天上的一颗星星。死去的狮子会回到天上,从天上照顾着孩子们。”

  狐狸睁大眼睛。

  “还有些猫相信有喵星。这又分成了好几种。有的觉得自己是被喵星放逐的弃儿,再也回不去啦。有些相信,只要自己做了什么,喵星就会来接他回去。”

  狐狸点点头。

  “还有些相信,只有死了以后,才能回归喵星。有些相信喵星上都是开心喜乐的,有些说要分在地上的所作所为。有些猫能去喵星的乐土,无休止地玩闹嬉戏,到处都是猫爬架和猫薄荷。要是做了坏事呢,可能会被扔进大坑,大坑里还分了许多层。大坑的墙壁上涂满了油脂,哪怕有最锋利的爪子也爬不上来。”

  “而且,这是永远的哎!可怕不可怕!”兔狲瞪大眼睛,做了个鬼脸。

  狐狸微微张了张嘴。

  谁说一胖毁所有?我还有寂寞啊……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还有些根本就不认为有喵星。认为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就是唯一的真实。其他地方,不过是虚构出来的幻想而已。”

  兔

  狲停了一下,问狐狸:“你相信哪一种?”

  狐狸楞了一下。“我……我只是希望能有喵星……”

  “为什么?你是个狐狸啊。”

  狐狸舔舔嘴角:“我想,要是有喵星的话,也许会有汪星吧?”

  “嗯……”兔狲理解地点点头,“不过这倒是未必啦。就算没有喵星,也可能有汪星啊。”

  “这倒是,可是……”狐狸没想好要说什么。

  兔狲理解地点点头:“要是有喵星,有汪星的可能性会更大些?”

  狐狸也点点头。

  “未必啦。说不定猫不是特殊的,你们才是特殊的呢?说不定你们才是外星来客,也会回到外星的呢?”

  狐狸沉默了一会儿:“我不觉得我们有多特殊啊……”

  兔狲笑了:“那为什么会认为猫会很特殊呢?”

  “因为……”狐狸想了想,“就是很特殊啊……你看你们那么灵活矫健,又好看……”

  兔狲站起来,看看自己的小短腿,又看看自己的圆肚子,对着狐狸微笑。“灵活矫健?”

  谁说一胖毁所有?我还有寂寞啊……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狐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部分吧……”

  “所以你看啦。你觉得猫好,其实我也觉得。”兔狲又趴下来,打了个大哈欠。“我小时候啊,也想自己为什么是个兔狲,不是雪豹,不是长尾虎猫。他们多好看啊,修长优雅的,又美又灵动。也想自己为什么不是狮子啊老虎,健壮又强大。可是我只是个圆滚滚的兔狲啊,生来就是。”

  狐狸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

  “也想,要是有喵星多好啊,要是有船来接回喵星该多好啊。这里又冷又寂寞,一年有一半是冬天,还没有猫可以说话。”

  兔

  狲停了一会儿。狐狸望着兔狲的鼻尖,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是既然生来就是兔狲,生活就是寂寞的啊。哪个兔狲的生活不寂寞呢。”

  兔狲叹了口气:“想要不寂寞,想要开开心心,每个兔狲都这么想吧。可是我们天生就是独来独往的。既然独来独往,那就一定会寂寞。”

  “既然没办法改变,那就接受好啦。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那,现在你还觉得寂寞吗?”狐狸小心翼翼问。

  兔狲沉默了一会儿。“若是不觉得寂寞的话,可能就不会说这么多话了吧。”

  狐狸舔舔鼻尖,觉得自己鼻尖很凉。

  “想成为不是自己的样子,很难呢。”兔狲说,小耳朵滑稽地抖了几下,“我也试过几次呀,可是全都失败了。我也试过去找别的兔狲,想把自己的寂寞扔掉。可是天生就是这样啊,想改也改不了。勉强自己反而更痛苦,所以就算啦。”

  谁说一胖毁所有?我还有寂寞啊……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狐

  狸和兔狲都没有说话。只有春天的风一阵阵吹过,狐狸的眼角瞥见一丛小花在风里不住发抖。

  “你看,我们在这里说了这么一会儿,我就已经觉得不舒服了。哈哈哈。”兔狲说。

  狐狸点点头,站起来,抖了抖耳朵:“谢谢你啦。”

  “那你打算怎么办?”兔狲趴在地上问,又打了个大呵欠。

  “嗯……我想再试试。”狐狸说,“还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会怎样呢,对吧。”

  “祝你好运。你真有勇气。”

  “不是勇气啦。”狐狸不好意思地笑,“可能就是不甘心吧。”

  兔狲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狐狸慢慢走开,走了很远才回头看看。远远还是能看见兔狲,趴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不知为什么,狐狸觉得那个圆滚滚的身影好寂寞。

  谁说一胖毁所有?我还有寂寞啊……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也许生来就是这样子的吧,想改也改不了。狐狸想起兔狲的话,轻轻叹了口气,发了一会儿呆。他摇摇耳朵,继续向前走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