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山东农村娶个媳妇有多麻烦?  

2017-06-01 15:25:40|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古籍《礼记.昏礼》上载:“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是以昏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皆主人筵几于庙,而拜迎于门外,入,揖让而升,听命于庙,所以敬慎重正昏礼也。”另《仪礼》上说:“昏有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就是创于西周而后为历朝所沿袭的“婚姻六礼”传统习俗。 
         小时候,在我的老家鲁西北平原,无论男孩女孩,到了十七八岁就该踅摸着找对象了。 
         与现在不同,小时候乡村里的婚姻几乎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作为婚姻的直接当事人,两位青年男女并非完全由自己做主,只要父母觉得合适,即使当事人有些不同意见,也搁不住媒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和父母的软硬兼施,只好将就了事,最终成就一门姻缘。 
          步入洞房之前,青年男女见面的机会极其有限,单独相处的机会就更加有限。那个时候,乡亲们的思想都不开化,还是按照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礼教来约束自己的子女,以防他们作出什么伤风败俗、辱没祖宗的不轨之事来。男女青年都有着强烈的廉耻之心,两人都害羞得脸红脖子粗,就别提拉手、拥抱这些亲昵的举动了,尤其是女青年对自己的贞操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守身如玉,她们笃信,自己的贞操只能献给自己相爱相伴一生的人。一旦认准了对方,结了婚,入了洞房,那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无论贫穷富贵,哪怕是出去要饭,也会不离不弃,生要同衾死要同穴。若是被不法之徒破了身子或者玷污了清白,她们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觉得没脸见人,宁可去死也不会忍受别人背后的指指点点,尽管这件事情的责任并不在自身。 
         因此,男女青年结婚之前,女青年是绝对不会在未来的公婆家留宿的,那样会被乡亲们笑话,自己的父母也会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不像现在,两人三天两头就能泡到一块儿,短暂分开也是手机、微信热聊不断,谈不了多久,觉得彼此对眼,就能私定终身、未婚同居甚而至于未婚先孕,即使过后又闹出什么岔子分道扬镳,也不觉得有什么可丢人的。 
         虽说乡村里的婚姻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可走起程序来却是有板有眼、稳步推进,丝毫也不能马虎。 
         要想成就姻缘,当父母的不少费心思,尤其是男孩儿的父母更得主动张罗。他们的视野有限,不会也无法将目光放到几十里开外,基本都是围着附近的村庄打听,因为通过祖祖辈辈的姻缘,村与村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是这个村的姑娘嫁到那个村,就是那个村的姑娘嫁到这个村,一个村里总有几户在邻村有亲戚,这些亲戚就好比情报员,回娘家、走亲戚的工夫就把各自村里的情况传递过来了,谁家的孩子大了该找人家了,模样俊不俊,日子好不好,都门儿清。因此,男孩的父母一般都会依托这些亲戚关系网打探周边村庄那些女孩的消息,只要父母人性好、姑娘模样周正,就会托村里能说会道的或者那些亲戚当媒人上门提亲。
         当然,也有些热心肠自告奋勇当媒人,一个人操着多少人家的心,平时有事没事,就各处溜达,踅摸青年男女,心里掂量掂量彼此之间差不多,就开始登门提亲。媒人当然不白受累,自打介绍男女双方认识,事成之后哪个环节也少不了媒人,历次酒席都得坐上座,每次完事主家还会给捎些礼品,逢年过节也会送箱酒、送两盒月饼或者两包点心等等,这在那个贫穷的年代显然是不小的收获,自然很多人会对此乐此不疲。 
         可媒人也不是随随便便哪个人就能当的,得有心数,有副好嘴皮子,能把亲事说成了那才叫本事。媒人在说亲过程中难免有夸张之词,可总要有根有据,有人说他们能把稻草说成金条,倒也未必,毕竟媒人是杆秤,衡量两边的情况门当户对差不多才会上门提亲,干得又是积德行善的事儿,当然不会昧着良心说假话,成全一家坑一家。再者,当事人也不是聋子瞎子,又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对方是什么情况,不说了解得一清二楚,也能掌握个八九不离十。 
        只要双方家长觉得可行,就让两个孩子先见个面,这叫荒相。一般只是到户外马路上约定的地点先远远地看看,彼此不说话,也不互换礼物,第一眼的印象很重要,估计一见钟情就是这么来的。 
        荒相过后,感觉还行,就开始进入大相。大相一般都是在晚上进行,媒人带着男青年带着烟酒和菜肴登门到女方家,女方家叫上自家的兄弟爷们陪着,一为陪客,二为把关,一家人在饭桌上边喝边聊,对男青年进行深入考察。倘如双方没有什么意见,男青年要送钱给女青年,那时钱少钱实,一般都是三五十块钱,女青年收下钱后要返送一点礼物给男方,比如一方小手绢,虽然礼物很轻,但传递的情义很重。
        只要男女双方都没意见,女方也会邀请村内一个能说会道的明白人当“媒人”,俗称“邀媒人”,男女双方有事通过两边的媒人来交流沟通就行了。 
         过后,男女双方家长都会请当地的算命先生给男女双方测生辰八字,看命理是否相合,若是命理相克,那可要再三斟酌,实在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就赶快说散,好处此时男女双发没啥感情,说散就散了,只是送出的钱和东西是要不回来了,男方自认倒霉也就罢了。只要八字相合,两家就该为男女青年定婚了,老家称这为换帖。用来交换的帖子请有书法功底的用毛笔在裁好的长方形红纸按照古代的书写规矩竖行自左而右写成。男方帖子一般是左行写“吉占公元某年某月某日”,中行写“恭求婚盟”,右下方落款写上男方家长名字,最后写“鞠躬”二字。如果男孩爷爷健在,就先写“严命”二字和父亲的姓名,再写“鞠躬”,如果爷爷已逝,奶奶健在,就写“慈命”二字,下面再写父亲的名字和鞠躬二字。女方的帖子和男方帖子的格式一样,只是中间“恭求”两字改成了“敬允”,下面再写女方家长的名字,与男方家长写法一样。
         换帖子既是为男女双方定亲,也是对外宣布孩子己经找到对象,其他人不要再登门提亲了。换帖首先在女方家举行,选好良辰吉日,男方要提前给女方送去换帖时摆宴席用的鸡、鱼、肉、馍、酒、烟等等,一般都讲究“六六六”,比如六十六斤馒头、六十六斤肉、六只鸡、六条鱼、六箱酒,六条烟,寓意“六六大顺”,后来又有发展,“八八八”,寓意发发发、“十十十”,寓意十全十美,寓意挺好,就是负担太重。其实宴席上压根儿用不了这么多,图得就是场面、大方,一般男方在这件事上都不会算计也不敢算计,真要精打细算、抠抠索索,惹毛了女方,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好好的婚事极有可能吹灯拔蜡。除了这些宴席用品,男方还要给女方压帖的钱和衣服,一般五六十块钱、六身衣服。听老人们讲,当时越是家境好的男方,拿得东西越少,越是家境差的越要“打肿脸充胖子”,生怕对方不跟着自己。
          换完帖子,定下亲事,女方要到未来的公婆家里认家。是日由自己的嫂子或者大娘、婶子陪着到男方去,男方叫上自己家族至亲中的女眷作陪。细细想来,女方认家有两重含义,一是为了认清家门,总不能将来路过此地,都不知道婆家的门朝哪开,别人问起来自己一无所知也让人家笑话。二是也暗含着实地考察之意,此前都是听媒妁之言和未婚丈夫的介绍,公婆家如何如何好,究竟怎么样,还是亲自去看看心里比较踏实。
         认完家后,女方没有异议,男女双方的父母和长辈要见面,这叫“会亲家”。迄今为止,两人无论此前是否熟识,至少从给两个孩子介绍亲事以来还没有会过面,眼看着水到渠成,双方亲家自然要会面。会亲家,多数是由女方父母带上自己的兄弟妯娌到男方家里去做客,双方在酒桌上最常说的话是“以后咱是亲家了,别再在大街上撞个对面都不认的”或者“咱别在集上打起来还不知道是一家人咧!”
         会完亲家,该送柬了。送柬即是送婚约,因为民国之前没有《婚姻法》,没有婚姻登记,民间就创造了“柬”这一特殊的婚约形式,民国时期有了婚姻法,可送柬这一习俗却保留下来了。“柬”是一张方形红纸,折叠成六页,男方“柬”书第一页即为封面,上书“全福”两字,第二页右上角写“恭恳”两字,中间顶格再写“婚盟”两字,靠左写家长名字然后右跨一格写“暨男”两字和男孩名字,再左写“敬礼”或“鞠躬”两字,最后在左下角写“佑启”两字,第三页则写女方家长名讳,如女方爷爷健在,须写“翁”,然后按照先名后姓的顺序写上女方爷爷名姓,并缀以“老先生阁下”五字,如果男方家长和女方家长是同辈,左下角须写“眷荫弟敬上”,如是晚辈则要写“眷荫晚敬上”,第四页写“前名再拜,欲后庆长”,第六页落款写“公元某年某月某日良日”,女方回“柬”,首页则写“全福”或“鸿禧”两字,第二页写“敬允荫盟”四字,再写女方家长姓名暨女孩名字,左下角写“佑启”两字,第三页则与男方如出一辙,只不过是换成了男方家长名讳,左下角则按辈分大小对应着写“眷荫×敬上”,第四页、第五页则与男方“柬”内容相同,只是最后落款时间为写柬当日。无论男方送柬还是女方“回柬”均须放到一个红色的柬匣里,以示郑重。
        送柬之前,男方亦要参照换帖的标准给女方送去宴席一应用品,送柬当日,由媒人陪着、家长带着、男孩跟着,抱着“柬匣”送到女方家里。男方送柬之时还需另写一贴,上书“某年某月某日,奠雁生某某鞠躬”,某某即是男孩姓名。
        柬一送一回,婚约既定,男女双方便不能轻易毁婚,就等着结婚了。当时,很少有结识当年就结婚的,一般都是两年或者三年之后,作为男方是巴不得早日结婚的,因为一天不结婚,逢年过节,未来的女婿就要到未来的丈人门上送礼上供,还要给未来的媳妇送钱送衣服,算下来,是个不小的负担,小门小户的着实承受不起,可只要女方不点头同意,男方再难也得咬牙硬撑着。 
        好不容易等到女方点头同意结婚,男女双方照例会找算命先生帮着选良辰吉日,再由媒人前往对方沟通。奈何很多时候两家找的不是一个算命先生,选定的良辰吉日往往不一致,这就要看双方沟通的结果了,一般遇到这类情况,都好说好商量,以女方意见为主,毕竟女方占着上风。 
         婚期定下之后,男方要提前给女方送彩礼钱和做被褥的棉花瓤子,当时彩礼钱没有现在这么疯狂,一般也就几百块钱、几十斤棉花壤子。不过,对于当时的乡亲们来说,也够头沉的。好在,那时乡亲们都很淳朴,没有对男方“狮子大开口”的,要求修房盖屋、三金一木、这电器那电器那是后来的事情,当时有个自行车、缝纫机、买块手表就已相当不错。 
         结婚前,男方会提前写好请柬分送到各路亲戚朋友家中,邀请亲戚朋友届时前来赴宴捧场。凡是收到请柬的都会根据关系远近和家底厚薄,多多少少有所表示,不能淹了人家的帖子。随礼没有一定之规,有的随几块钱,有的送块被面,而关系远的乡亲们则会挨家挨户你两毛他两毛的凑点钱买块被面,以示共同祝贺,这叫“随公礼”。 
        结婚当天,男方由近门近支组成的迎亲队伍趁着天不亮骑着自行车赶去女方家接亲,还要带个男孩儿跟着“压车”,女方会事先摆下一桌酒席迎候,不过迎亲的到后并不喝酒,只是象征性动动筷子,喝几杯茶水,然后便由新郎抱着光着脚的新娘出门,到门外换上新郎带来的婚鞋,这叫“不沾两家的土”。
         迎亲队伍进村之后,要经过乡亲们主要是娘们儿孩子们自发组成的多道“人墙”,那些陪着迎亲的便把皮包里事先准备好的喜烟喜糖分给大家,然后人们才肯放行新郎新娘。 
           将新娘接进家后举行婚礼仪式,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快到中午头上的时候,女方家送嫁妆的、送饭的也都来了,男方家的各路亲朋也早早到了,然后入席、上菜、喝酒,一直到娘家来的贵客吃饱喝好为止。打发走了客人,晚上新郎新娘还要迎接那些同龄人和小孩子们“闹洞房”,往往闹到午夜时分才肯罢休。 
         结婚第二天,新娘的父亲或新娘的叔叔、大爷前来将新娘接回娘家,这叫“回门”,这时女方家里再摆宴席,款待自己这一方的亲戚朋友,待到第三天,再由娘陪着返回夫家,届时夫家再招呼至亲作陪,好生款待一番,乡亲们管这叫“爹叫娘送”。
         从此,一套完整的婚俗程序算是走下来了,一对新人正式走到一起,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这套程序说起来比较简单,真走起来还是很繁琐的,一般都需要两三年的周期才能走完。俗话说得好,夜长梦多,漫长的等待过程中,男女双方或父母或孩子很难保证一直相处融洽,往往会因为钱物之事闹出是非,一旦女方挑礼,男方就得打发媒人拎着东西前往赔礼道歉,求爷爷告奶奶的说尽好话。有的男青年气性大,想直接撂挑子,这媳妇不要了,吓得父母又哄又吓,软硬兼施,常常说的就是“咱二十四拜都拜下来了,还差这最后一哆嗦吗?”其实,当父母的心里肯定也窝着一肚子火,可是想到此前已经送出去的那些东西又要不回来,哪里能说散就散,不心疼那个人还心疼那些东西呢。当年,这类的事情没少听说,最后都是好歹凑活成一门亲戚,当然也确实有不像话的,都已经订婚了,结果女方不知足,要这要那,三闹两闹把男方父母都惹恼了,直接吹灯拔蜡,那些东西是要不回来了,恨恨地说一句“就当喂狗了!”,还能怎样呢?不过有的年轻人咽不下这口气,非要去女方家把该要的要回来,大吵大闹、大打出手、甚至闹出人命的都有,亲事未成反倒成了仇家,但终归是少数,多数还是欢喜结局。 
         随着时代的变迁,故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随着变化的还有人们的思想观念。有些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直接在外面就谈上了对象,甚至把女方搞大了肚子领回家来,直接给父母省下了不少银两,也省去了中间的诸多周折。
          那些依旧延续传统在家说亲的,孩子的话语权已经大大增加,假使父母愿意或者不愿意,孩子不愿意或者愿意,父母最多劝上几句,只要孩子态度坚决,也就一切由他,绝不会强摁着头硬压。 
         虽然也走老程序,该相亲的相亲、该订婚的订婚,但已经大大简化,不要那些繁文缛节,因为已经很少有人懂原来那套老规矩了,柬上都不知道写啥,再者有结婚证还用柬作啥,还是新事新办的好。
         繁杂庄重的婚礼简化了,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处是省心,坏处是消解了婚姻大事的神圣感,婚姻变得庸俗化、逐利化,只要男女同意,剩下的就是钱的问题,只要有钱就好说话。 
       最重要的是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再把贞操看得那样神圣不可侵犯,也不再把婚姻看作从一而终的约束,只要两情相悦,该上床就上床,即使结了婚该离婚还是要离婚,谁也别想拽回来。 
          这在从前,简直不可想象,先别说过不了父母那一关,就是自己也迈不过心里那道坎,毕竟离婚是件相当丢人的事情,即使一时心里恨得牙根痒痒,也还是抱着“跟谁过不是一辈子”的想法忍下那口气,凑凑合合过日子吧。 
         没想到,时间久了,两人磨合磨合,无论谁征服了谁,竟然也恩恩爱爱起来了,及至有了孩子,两人的感情就更稳固了,都一门心思想着尽快过上吃饱穿暖的好日子,谁整天有那闲心思吵架?!即使吵架拌嘴,也照样是一辈子!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