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10万元买纪检干部一条腿 疯狂如何炼成?  

2017-05-03 16:51:41|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别基层机构之所以违规搞钱,除了权力自肥的因素之外,有没有应付上级贪婪索取的动机?
  据报道,2015年,河南新县县委第一巡察组进驻卡房乡接受群众举报,当调查发现了诸多贪腐线索时,组长胡伟深夜突接恐吓电话:“都是本地人,你的家是搬不走的,有人要出10万元买你的一条腿!”老纪检胡伟不信邪:“舍我两条腿,也要一查到底!”
  这则报道讲述的只是一个县级巡查组的故事。与公众高度关心的“打大老虎”相比,打击的“层级”未免太低,无非就是“七站八所”的头头,再加上个别连级别也没有的村干部。
  然而,就是这样嗡嗡乱飞的小小“苍蝇”,一查也是十万元、百万元的赃款。其中,何山村书记吴成福多年来累计骗取国家水库移民专项扶持资金和民政优抚资金9.27万元;卡房乡林站站长胡克盛违规收取育林基金、采伐押金110万元,并违规列入招待费;县森防站站长张志刚套取国家松材线虫病防治专项资金188万元,其中135万元用于支付招待费和违规发放补贴补助……
  查处过程更是百折千回、惊心动魄。巡查组进驻卡房乡之后,开动员会、张贴公告、设立举报箱等程序搞得热热闹闹,然而,一连7天都无人理睬。于是,只好像做地下工作一样,进村偷偷“异地单独约谈”村民,一点点撕开突破口,查实贪腐行为,中间还遭遇人身恐吓……种种周折让人叹息,我们的农村从何时开始居然变得如此“暗无天日”?而那些掌握了公共资源的头目为何如此肆无忌惮?
  不难理解那些村民内心的愤怒与恐惧,以及二者交织后对官员产生的不信任。从报道看,这些恶毒的“苍蝇”为非作歹的时间都很长,其中,何山村“一霸手”吴成福担任村支书20多年,乡林站站长和县森防站站长的贪腐行为也持续多年,他们为什么长期作恶却得不到查处?很简单,要么压根儿就没有调查,要么即便有过调查也走了过场,甚至与被调查者沆瀣一气,无望的村民只好沉默。
  事实上,报道中也透露出类似的蛛丝马迹。据查,乡林站违规收取的押金、县森防站套取的专项资金,绝大多数都用于支付“招待费”,高达百万元的“招待费”,除了自身的挥霍之外,究竟招待了谁?如果是上级,又是哪一个上级?不妨循着这笔“招待费”,捋一捋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个别基层单位违规搞钱,除了权力自肥的因素之外,有没有应付上级贪婪索取的需要?
  从常理看,作为一个风景不错的林区,平日里来来往往的官员应该不会少,而地方上支应招待的压力想必也不轻松,钱从哪里来?在经费有限,且管束越来越严的情况下,地方官员恐怕只能从老百姓身上盘剥。就像何山村书记吴成福说的那样,“上面拨来的钱就是‘唐僧肉’,能吃一口就吃一口。”而如果上边来的官员也参与了吃“唐僧肉”,则类似的盘剥恐怕很难禁绝。
  或许,这才是部分基层官员敢于疯狂叫板党纪国法的底气所在。可以说,只要“招待费”不禁绝,则类似的违纪违法事件就不可能完全消失。二者可能并非直接的因果关系,但内在的关联是清清楚楚的。同样,县委巡查组的底气从何而来?恰恰就是奔着问题而非“招待”而来,这样才能一查到底,也才能唤醒老百姓的愤怒,并重新赢得信任。
  报道并没有提及巨额“招待费”的具体去向,而只是提到当地追究了卡房乡党委主体责任履行不力、乡村干部管理松懈等问题,并调整了领导班子。这样的处理十分必要,但只有从根本上解决“招待了谁”的问题,才能彻底消除挪用、套用国家专项资金的冲动。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