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岁月不饶人,我也未曾饶过岁月  

2017-05-24 11:20:52|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开着车,跟着戴佩妮的歌声,唱了一路。突然,听到了豐哥的手机里,传来了佩妮的声音,她说:哈哈哈,哥,我听到你在唱我的歌,谢谢谢谢啊!
 
        前几天,好朋友田定豐来北京出差,我说你留一个中午给我吧,请你吃饭。
        那天我去接他,他说:我要换酒店,这个酒店要做论坛,弄得我们这些客人,跟不付钱住酒店一样,各种怠慢。
        我说:呵呵,你赶上国家大事了,先国后家,别生气,我现在就去接你呵。
       果然,酒店周边如临大敌,酒店就连大门,都封上了。豐哥拉着箱子站在路边,满脸的不悦。
         我安慰他说:你看你看?天多蓝呢!你知足吧,不开会,你可看不到这么蓝的天。
         对音乐爱好者来说,田定豐这三个字,就是个传奇。
         他在1995年创立了种子音乐,当年就制作了张信哲这辈子最辉煌的唱片《宽容》。这张唱片奠定了张信哲歌坛巨星的地位,在全亚洲销量突破200万张。
         二十年过去了,直到现在,《宽容》、《过火》、《不要对他说》等等曲目,在KTV里的点唱率还是居高不下的,经典地位无人撼动。
         他制作过的大牌歌手太多,我跟他开玩笑说: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如果早个十几二十年认识豐哥,说不定我又是另一番的人生轨迹。豐哥笑着说:早十几二十年,我制作的都是大腕儿,也未必看得上你。
        来吧!互相伤害吧。
        豐哥食素多年,每次跟他吃饭,是让人很苦恼的事情。
戴佩妮
        戴佩妮
         上次我去台北,他开车带我去到阳明山上的文创园里,吃了一顿很贵的、充满禅意的午餐。餐毕,餐厅老板用极为惊人的书法,写下菜单赠予我们,让我印象深刻。
         印象更深刻的是,还没下山,我就感到饥肠辘辘了,一个人杀去,吃了一个麻辣锅。
         我问豐哥:你中午想吃啥?
         豐哥说:随便啦。
        我说:我就喜欢随便的人!
         然后,我拉他拐进了国子监后面的五道营胡同,那儿有一家地中海餐厅。
        只要天气好,北京的老胡同,每一条都是极美的。
         餐厅里弥漫着饭菜香,旧旧的、但是透亮的装饰,有一种慵懒的美。中午人很少,阳光正暖,我们坐在窗口,看着三三两两的老外,从胡同里探头探脑地走过。
         我跟豐哥说:这些都是老北京的人间烟火,被糟蹋得差不多了,现在有人在努力的去恢复一些,那么贵的地段和店租,也不知道他们能撑多久。
        凡事到了回忆的时候,真实得就像假的一样。
         硕果仅存的这些胡同,被大家努力的改建粉饰,也回不到我记忆中的模样了。
        1995年,豐哥带着张信哲在全亚洲疯狂领奖的时候,我就在北新桥九道弯胡同里,穿着短裤背心,看房东大爷在树下熬鹰,树下还有一群摇蒲扇下棋的人,以及做功课的小孩子。
         从前的日色变的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时间去爱一个人。
         豐哥是个有匠人精神的人,他卖了种子音乐,成为一个职业旅行家,他现在的生活,一大半都是摄影和写作。
         还有一半生活,做的是文化产业。他签了很多的艺术家,把他们的作品和最好的本土产品嫁接,推向市场。
         最近做的就是把台灣茶王陳錫卿的好茶&艺术家王子麵的设计,做成最有品味的伴手礼,名字叫:豐茶。
         这是在台湾五星级酒店里才能买到的精美好茶,希望早日可以进驻内地。
        吃完午餐,我送豐哥换酒店。车里放着戴佩妮的碟,听着她开心的唱着《一个人的行李》,豐哥问:你喜欢她啊?
        我说:超级喜欢,她是我妹妹啊!
        他说:哦?你们认识?
        我说:没见过,都姓戴嘛!本来我去年8月21号,准备去台北小巨蛋看她演唱会的,不凑巧那天我要演话剧。
         豐哥说:我跟她很熟哎。
          我说:真的?她人怎么样?
        豐哥说:非常好,脾气性格跟男的一样,极好相处。
         真开心,我喜欢的人有个好口碑,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
         我开着车,跟着戴佩妮的歌声,唱了一路。突然,听到了豐哥的手机里,传来了佩妮的声音,她说:哈哈哈,哥,我听到你在唱我的歌,谢谢谢谢啊!
       果然,她有着如男生一般爽朗的笑声和直来直去的音色。
        我正好唱道:天气好或天气坏,有什么好紧张;反正下一秒钟的我,开始,开始流浪。
         这个有着蓝丝绒天气的午后,顿时变得不一样起来。
         我的心,又飘飞到了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