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脱北者,过着怎样的生活?  

2017-05-15 09:26:43|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脱北者之子”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
图:文在寅确认当选总统后,和支持者握手
图:文在寅确认当选总统后,和支持者握手
         韩国新任总统文在寅,被很多媒体称为“脱北者之子”——其父母在1950年的“兴南大撤退”中,同10万朝鲜难民一起,乘坐美军舰艇,逃往南方。到韩国后,文在寅的父亲在战俘营当佣工,母亲在市场卖鸡蛋,家境贫寒。
         历史上,韩国针对脱北者的政策有什么变化?除文在寅一家外,其他脱北者,在韩国过着怎样的生活?
        韩国现有约3万名脱北者

        文在寅的父母,是在朝鲜战争期间逃往韩国的,这和通常意义上的脱北者有所不同。
现在提到的脱北者,主要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以后。那时朝鲜经济急剧衰退,一些朝鲜人开始尝试通过秘密途径,由第三国前往韩国。数据显示,每年到达韩国的脱北者数量,1990年尚不足10人,到2008已增至2927人。①2015年,脱北者数量一度减少至1276人,但2016年人数再度回升。截至2016年10月,韩国已有约3万名脱北者,其中七成以上为女性。
图:1990年~2009年,每年脱北者数量变化
图:1990年~2009年,每年脱北者数量变化
          韩国的脱北者政策在2005年发生转折

          韩国政府为脱北者制定了一系列福利政策。比如,在1999年的时候设立了“哈那院”(同一院),让初到韩国的脱北者能在这里稳定情绪,学习为期12周的民主主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等课程,了解韩国社会;同时对脱北者进行生活指导和基础职业训练。2009年,哈那院本院能容纳750人,分院能容纳250人。②
         韩国政府亦向脱北者提供经济上的补助。比如,脱北者进入哈那院学习后,能从1000万韩元的定居支援金(用于租赁房屋)中,拿到300万现金;剩余部分,将在一年内分期支援。2001年-2005年,韩国为当时5585名脱北者提供了2287亿韩元的援助。
          2005年,韩国对脱北者的政策从“保护”转向“自力更生”。在维持脱北者基本生计的“定居基本资金”外,设立以长期就业为依据的“就业奖励金”。2007年,韩国政府将发给已就业一年者的奖励金,从200万韩元提高到450万韩元;已就业两年的奖励金,从300万韩元提高到500万韩元;已就业三年的奖励金,从400万韩元提高到550万韩元。此外,韩国政府还为雇佣脱北者的单位提供“雇用支援金”,即脱北者50%的工资由政府负担。③
不同类型的脱北者,在韩国境况不同

           精英脱北者:身份特殊,受到韩国政府特别优待和保护
           脱北者中的精英,由于在指导对朝工作方面有重要作用,故大都受到韩国政府的特别待遇。脱北者中级别最高的黄长烨,曾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中央书记等职,他在1997年逃入韩国驻华大使馆后,即被保护起来,直到2010年去世。2016年,原朝鲜驻英国公使太永浩一家脱北后,也被韩国政府要求暂停公开活动,施以严密保护。
         据统计,目前有20多名脱北官员从事分析朝鲜局势、树立对朝战略等相关工作。如在国家安全战略研究院(韩国国家情报院下属研究机构)中,原朝鲜外交官高英焕任副院长、原朝鲜地方书记薛正植任研究委员,原在朝鲜从事宣传工作的张振成任情报分析师等。④
普通脱北者:家庭平均收入远低于韩国普通家庭
         为让普通脱北者尽快融入新社会,韩国政府尽了很多努力,但仍有可以改进的空间。比如,脱北者往往没有一技之长,到韩国后,大多只能充当服务员或从事体力劳动。据韩国智库“朝鲜人权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2015年脱北者经济、社会综合实情》显示,脱北者中,一个月赚取不到100万韩元(约合5500元人民币)的占57.8%;只有不到10%的收入超过200万韩元。2014~2015年,脱北者家庭的月平均收入为149万韩元,相当于普通韩国家庭的35%左右。2010~2015年韩国平均失业率为3.4%;脱北者的失业率则达到了8.3%。⑤
        有部分女性脱北者,为了“赚大钱”而选择从事性工作。她们主要在所谓“胡同茶馆”中打工,从事门票营业(每小时支付费用带服务员出去)或去第二轮(性交易)。曾有韩国记者采访这些脱北女性,她们大都表示,“职业教育也没什么实际用处。脱北者可以赚大钱的工作除了性交易以外很难找到其他的”。⑥
         为鼓励脱北者在韩国开启成功人生的信心,韩国媒体对于那些成功融入韩国社会的脱北者,往往会给予特别关注,以树立榜样。如:2002年逃到韩国的柳金丹,在韩国雇佣劳动部的资助下,考取了公交司机驾驶证,成为十年无事故驾驶的公交车模范司机;2013年来到韩国的张文慧,努力考取了10多个资格证,成功申请成为旅游翻译向导;2001年脱北的韩恩玉,在韩国政府补贴及教会资助下,从教员大学毕业,在2016年成为首个通过韩国教师任用考试的脱北者。
图:成为旅游翻译向导的张文慧,在给中国游客指路
图:成为旅游翻译向导的张文慧,在给中国游客指路
         青少年脱北者:身材普遍矮小,在学校易受排挤被同学嘲笑
        青少年脱北者的境遇有其特殊性。
        一方面,他们感受到韩国社会的种种不同。十几岁到韩国的尹哲秀(化名)曾感慨说,现在“家里一天24小时不断电这一点令其感到惊讶。虽然其原本生活的故乡是朝鲜数一数二的工业城市,但一到晚上仍会停电,所以一般到了9点就早早上床睡觉了。另外,与在朝鲜时只能去山上打打闹闹不同,在韩国可以玩计算机游戏,还可以和朋友一起去唱卡拉OK。最重要的是不用为吃犯愁。”⑦
          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早早地直面许多现实问题。位于首尔的黎明学校是一所专门招收脱北青少年的学校,这里学生的平均身高,明显不及同龄韩国人。这在脱北者中是一种普遍现象。有研究者分析了8214名脱北者的平均身高,发现男性为165.4厘米,女性为154.2厘米。该校教导主任赵明淑发现,“就读于黎明学校的部分学生因为这个原因每天早晚都吃成长丸,女学生大都穿高跟鞋”。许多孩子“不想因为身材矮小而被别人指点”而选择注射“成长荷尔蒙”或吃“成长丸”。⑧
         相对于身体不如韩国学生,青少年脱北者在学习上,面临更多困难。比如,英语、韩语等方面存在弱势,尤其需要重新学习世界史和韩国史。一名上初三的脱北者学生曾对记者说:“很难改掉北韩口音,也很难听懂其他同学运用自如的简略语或外语。因为不懂什么是乐斯菲斯,生长环境不同,语言又不通,刚开始对我很好的同学也渐渐开始不愿和我交往。”脱北者学生在学校中经常被普通韩国学生排挤、嘲笑,被问“你是间谍吗”“那是哪个国家的话啊”等。
假冒脱北者:朝鲜间谍潜伏韩国,执行暗杀等任务
         因为不适应在韩国的生活,小部分脱北者希望返回朝鲜。亦有个别脱北者为了赚钱,选择与朝鲜当局合作成为间谍。如2004年,某蔡姓脱北者曾配合朝鲜保卫部,将计划逃往韩国的5名脱北者诱至图们江边,由保卫部抓回了朝鲜。
         朝鲜当局也会秘密安排间谍,假装脱北者前往韩国执行任务。据统计,2008~2012年,有13名朝鲜派往韩国的脱北者间谍被捕。这些间谍往往没有特别的活动经费,因为“如果通过韩国政府的联合审问等关卡,就可以得到初期定居费”,他们也没有明确的任务,只是被要求“在南韩定居等待指令”。2010年被捕的董明官和金明浩比较特殊,他们接受过长达6年的暗杀训练,目标是“杀死姓黄的家伙”,即黄长烨。⑨
财政压力下,韩国很难大量接收脱北者

          历届韩国政府都很重视脱北者工作,认为脱北者会成为未来韩朝统一后的“桥梁”。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曾说,“脱北者是先到来的统一,也是统一的试验场”,指示“相关部门要紧密合作,再次检查安定脱北者的制度”,建立起能充分收容脱北者的体制和能力。
         但是,对于大规模收容脱北者,许多韩国人心存疑虑。首尔大学经济学系教授金昞渊(音),2016年曾撰文指出,“若朝鲜居民相信朴总统让他们来韩的话,每年有10万名朝鲜居民来韩,那么以一人一户为基准……一共还需再提供2万亿韩元的资金”,此外“再加上医疗费、教育费、退休金、就业相关费用和基础生活保障金,再包括行政费用”,将是韩国财政难以承受的重负。同时,金昞渊(音)希望,先充分研究如何使脱北者融入韩国社会。⑩
          文在寅这位“脱北者”之子上台后,韩国政府的“脱北者”政策将会有何种变化,值得拭目以待。
图:朴研美13岁时随母亲脱北,现就读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
           图:朴研美13岁时随母亲脱北,现就读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
          注释
          ①朴键一、李志斐:《朝鲜“脱北者”问题的国际化及其影响》,《现代国际关系》2012年第7期;②《迎接哈娜院开院十周年首次向媒体公开内部设施》,Daily NK2009年7月10日;③《记事政府脱北者定居支援形式改为“自立、自养型”》,Daily NK2007年2月12日;④杨津涛:《近年来,朝鲜有多少高官叛逃?》,短史记第535期;⑤《克服逆境 在韩国获得成功的脱北者》,朝鲜日报中文网2016年5月30日;⑥《在茶馆流浪的脱北女性透露,“自立支援政策并无多大用处”》,韩国《中央日报》2016年7月27日;⑦《“脱北青年”看到的世界》,日经中文网2017年2月21日;⑧《17岁身高1.4米 脱北少年来韩“长高寻梦”》,朝鲜日报中文网2012年6月28日;⑨《伪装成脱北者 北韩间谍大批潜入韩国》,朝鲜日报中文网2012年9月13日;⑩《韩国准备好迎接大量脱北者了吗?》,韩国《中央日报》2016年10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