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民国元首段祺瑞,真穷得要租房住吗?  

2017-04-05 13:50:22|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段祺瑞从不缺钱,既能动用陆军部公款,又能随意开白条到银行提款。
“段祺瑞租房”之说流传已久
近年来,有关段祺瑞“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是所谓“六不总理”的说法,在网上广为流传。很多文章还说,段祺瑞“一生为官清廉如水”“没有房产”“在北京一直是租着房子生活”,后来下野到天津,甚至“家里时常出现揭不开锅的窘困局面”。
揆诸史料,以上说法并不准确。
段祺瑞在北京三处住宅:两处产权不明,一处完全归段家所有

袁世凯曾将一座价值30万元的房子赠与段祺瑞

对于段祺瑞在北京的住宅,现在已知的有三处。第一处位于西堂子胡同,是段祺瑞在晚清时期的宅院,产权归属不详。有书称,此处段宅是“一处四合院”,不知出处。
图:段祺瑞
图:段祺瑞
第二处位于府学胡同,是段祺瑞一生中最重要的住宅,出现在很多人的回忆中。民国时期的著名记者陶菊隐,掌握有很多北洋政坛秘辛,他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中说,“袁在清朝末年奉‘旨’养疴时,曾将价值30万元的府学胡同私宅慷慨地赠与段。段在该宅辟有侧门与陆军部军需司相通,经常由此门出入”。此说法后来被广泛征引,如胡晓编著的《段祺瑞年谱》中,在1909年条下记,“袁世凯回河南彰德前,将花30万元购置的府学胡同私宅赠与段祺瑞”。若依此,则府学胡同段宅为段祺瑞所有无疑。
但段祺瑞的侄子段宏纲撰文称,陶菊隐的说法“完全是传闻之误”,“该产业是否袁家所有或属何人,知之不详。民元后曾借住七八年之久,确系事实。待至1921年,东城吉兆胡同的房子落成迁移后,即行交还(交还何处何人不详)”。按段宏纲的说法,府学胡同段宅是“借住”,而非“租住”,产权归属不详。①段宏纲和陶菊隐一样,都没能为自己所持观点提供证据和出处,只能存疑。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段祺瑞搬出府学胡同并非在1921年。
段祺瑞的门生故旧共同出资40万,给他盖了一座豪华府邸

段宏纲所说吉兆胡同(后来段宅所在的胡同东段,又被称为“仓南胡同”)的段宅,是段祺瑞在北京的第三处住宅,产权完全归段家所有。这里原是康熙第22子允祜的贝勒府,后世子孙失去爵位,府邸逐渐荒废,成为一片名为“空府”的空地。1924年段祺瑞出任“临时执政”,想在北京建一座段府,于是门生旧部,“营长以上,每人一百二百多少不等,一总凑了40万块钱,才买下这块地皮,盖成了这座公馆”。曾长期在段家工作的王楚卿回忆说,“那处的地皮很大,需要的砖瓦很多,老段便自己开窑烧砖”“这所公馆前后有四个大院子,还有若干跨院,在东部有个不大不小的花园,里面有座小楼。后边还有座大花园,一进门堆有假山”,②宅院占地22642平方米。
华北沦陷后,段祺瑞长子段宏庆被迫以40万元的价格,将宅院卖给了日伪当局。段宏纲也说,“段家除这样一所大而无当的房子以外,其他任何地区从未购买或建筑过一间房子、一亩地皮”,等于承认了段家对吉兆胡同宅院的产权。1949年后,吉兆胡同的段府成为单位宿舍,后来主要建筑相继拆除,改建6层宿舍楼。现存部分建筑,以“段祺瑞故居”之名列为北京市东城区重点保护文物。③
位于北京仓南胡同的段祺瑞故居
位于北京仓南胡同的段祺瑞故居
段家创办煤矿,投资银行,日常花销完全不必自己花钱

段家煤矿日产煤上千吨,在懋业银行有18万美元股票

段家产业,除了以上可以确定的房产外,还有为数不少的投资,其中最重要的要数创办“正丰煤矿”。1912年,段祺瑞“因考虑政局的动荡,经济上的需要”,同王士珍合资5000元接手井陉县的这家小煤矿,由段祺瑞的三弟段启勋任总经理。由于正丰煤矿有深厚的政治背景及经济基础,“至1920年,该矿已颇具规模,曾自修铁路支线十八公里,接通石太铁路,一日可产煤千吨以上”。④1927年段启勋去世后,段宏业继任总经理。
段宏业无心经营煤矿,“多方奔走,到处送了很多人情”,1940年终以700万联银币(华北发行的伪币,战后以5:1兑换法币)的价格,将正丰煤矿卖给了日伪当局。这笔钱后来被煤矿的主要股东段宏业、靳云鹏、龚心湛、魏宗瀚等人分掉了。
段宏纲说,除正丰煤矿外,段祺瑞还在“龙烟煤矿、吉林省的未垦荒地、中日合办的汇业银行、中美合办的懋业银行等处有投资、股份,总值约20万元”。事实上,仅在懋业银行,段祺瑞、段宏业即分别持有1600股和2000股,按当时每股100美元,实收50美元计,父子两人所持的懋业就是18万美元。⑤段宏纲对于段家财产的估计显然是不确的。
此外,1930年前后,段宏业在上海靠近愚园路、江苏路的地方,建有9幢联列式假三层花园洋房,称为“宏业花园”。⑥段宏业置业的钱,当是来自于正丰煤矿的收入。
段祺瑞从不缺钱,既能动用陆军部公款,又能随意开白条到银行提款

段祺瑞家大业大,段家老老少少,加上马夫、厨师、裁缝、理发匠、女佣等,“总有百十口人”,加上每年不断有人从合肥到北京探亲,段祺瑞就给每个人“一百八十的”。只花国务总理每月1500元的工资,显然是不够的。段祺瑞能维持家业,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想要花钱随时都有,根本不需要自己经手去贪污。
首先,陆军部的钱随意支配。段祺瑞大姨太的父亲、二姨太的哥哥,都“在陆军部挂了谘议的名义,不用上班,每月可以收入120块大洋”。段祺瑞喜欢下棋,不少人天天在公馆里陪他对弈,这些人“都由陆军部按月送干薪,每人的薪水,少则80,多则100”“单是这项开支,每月总在1000以上”。段祺瑞还招徕四方棋手,“来者不拒,一一与之酬对”,但凡输了棋的人,都按照路程远近,有“或二三十金,或四五十金”的赠与。有棋手家中遇到困难,段先后接济“万金之巨”,这笔钱不可能来自段的私产,估计走的是陆军部的账。⑦
其次,银行里的钱,段祺瑞随时支取。王楚卿回忆,“银行方面的人有很多和他有关系,但没听说他在哪家银行里投过资本(其实有投的,如汇业银行和懋业银行)。可是在他经济周转不灵的时候,就亲笔写张白条(不是支票)到金城、大陆就可以提个千儿八百的”。王楚卿说,他就常替段祺瑞办这种事,可见段家向银行“打白条”是司空见惯的。
第三,段祺瑞需要钱时,自然有门生故旧帮忙解决。段祺瑞自己不收礼、不贪污,但没有要求别人和自己学。往小处说,段祺瑞几乎每天都要打麻将,牌友都是军、政、商界的头面人物,“输赢差不多都是千八百块”。在段家打牌,段祺瑞能从赢的人那里抽“头钱”,下人们和姨太太们,时常“你偷三十,我拿五十”,也不被察觉,可见总额之大。⑧
往大处说,就是上文涉及到的,段祺瑞自己不买房,但是一大家子人想住房的话,或者无偿借住,或者受人赠与,都能住得很好。段祺瑞先后三次下野到天津,住过妻弟吴光新让给他的日租界宫岛街三层别墅,据说是当时日租界最豪华的私人公馆;也住过部将魏宗瀚在须磨街的别墅。⑨后来南下,在上海住的是原北洋将领陈调元的房子,在庐山住的是国民政府分配的别墅。显然,段祺瑞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不必去租房住的。
段祺瑞的个人操守,在当时来说,确实算是不错的,以至其生前就有清廉之名。如1920年所出《段祺瑞秘史》说,普通军阀“莫不拥资数千万,少亦数百万。段氏……财产殊不及他人十分之一……故虽为总理,服饰车马,转不若一总次长也”云云⑩,大体符合实际——段祺瑞只是相对不那么有钱,远远谈不上穷。至于“六不总理”的称谓,也是近十年才出现,属于现代人的美好想象。
现在深锁在大门里的段祺瑞天津故居,位于原日租界宫岛街
现在深锁在大门里的段祺瑞天津故居,位于原日租界宫岛街
注释
①段宏纲:《先伯段祺瑞事略》,《文史资料存稿选编 2 晚清 北洋 下》,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②⑧王楚卿:《段祺瑞公馆见闻》,《文史资料选辑 第41辑》,中华书局1963年;③《段祺瑞:政治风云中见证权势盛衰更迭》,新京报编《北京地理:王谢门庭》,当代中国出版社 2005年,179—189页;④段宏纲:《段祺瑞家世琐记》,《安徽文史资料选辑 第13辑》,1983年;⑤虞和平:《资产阶级与中国近代经济及社会》,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2015年,第215—217页;⑥赵成樑主编:《西区纪事:长宁地名寻踪》,同济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167页;⑦《段祺瑞之棋友》,郑逸梅《前尘旧梦》,北方文艺出版社2009年,第117页;⑨何玉新:《天津往事:藏在旧时光里的秘密地图》,北方文艺出版社2015年,第119—124页;⑩信史编辑社:《段祺瑞秘史》,1920年,第92页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