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溥仪晚年谈东京审判出庭作证遗憾  

2017-04-19 10:27:19|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出版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是东京审判完整文献首次在中国面世。整套书80卷、5万页、1000万字,再现了那场耗时两年多的世纪审判。

65年前的11月12日,东京审判结束。长达1231页的判决书用了9天才宣读完——这只是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的宣判,他们当中的7个被判处绞刑。在东京审判中,最轰动的一幕出现在1946年8月16日,因为一个特殊证人的出场。这个人,就是溥仪。
溥仪晚年谈东京审判出庭作证遗憾 - 老泉 - 把酒临风的博客
溥仪在东京出席东京审判

“一场猴戏而已”

东京审判从1946年5月3日开始。

九一八事变主谋之一的土肥原贤二,自上庭之后就一言不发,连法官的提问也不予回答,十足是英美电影经典台词“你有权保持沉默”的现实版。同样是九一八事变主谋、被称为“关东军之胆”的板垣征四郎,公然宣称自己无罪,甚至叫嚣“要与检察方大战三百回合”。

直到8月16日,一个中国证人被带入法庭,板垣一下变了脸色。

大约在午前11时25分,法庭执行官引导着一名瘦高的中国中年男子步入法庭。“我生在北京,名字叫溥仪,本来是满洲姓,爱新觉罗·溥仪。”在证人席上坐定,这位中国男子用标准的北京口音做了自我介绍。

被告席上的诸多甲级战犯,特别是与溥仪有着直接关系的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梅津美治郎等人,对溥仪的出现大感惊惧。曾经被他们操纵在股掌之中的牵线木偶,现在是他们被控罪行的最直接证人。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将他们送上断头台。

很快,负责询问的检察长季楠抛出了关键的问题,“你退位后为什么要离开天津去满洲?”

溥仪是如何出关的,直接关系到伪满洲国是如何成立的。

在溥仪的口中,这是胁迫和绑架下的行为:“(九一八事变后)当时在天津相继发生了种种奇怪和危险的事情。有一天,有人借中国人的名义,送来一筐水果。打开一看,原来里面装的是炸弹。不久,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官香椎浩平将军来了,他说在天津住很危险,劝我到旅顺去。实际是强制前往,我不得已才去的。”

对伪满洲国的建立,溥仪其实不像他说的那样完全被迫。在他看来,那是一个复辟清王朝的机会。在和土肥原的会面中,溥仪最关心的是“满洲国”的“国体”。当时,土肥原贤二信誓旦旦地表示,“当然是帝国,这是没有问题的。”

但在溥仪的智囊中,一直存在两方意见。包括他的生父载沣、老师陈宝琛在内的一些人始终对日本人心存怀疑,不赞成他贸然前往东北。溥仪开始有几分犹豫。这时,一些带有威胁意味的“礼物”出现了,也就是溥仪在法庭上所说的“水果炸弹”。

驻在静园附近的日本兵拿走了炸弹,第二天便鉴定它们是张学良的兵工厂生产的。数封措辞强硬的恐吓信也被送到了溥仪的桌面上,上面的基本意思都是“如果不离开,便会有生命危险”。惊吓之中,溥仪决定,立刻动身去东北。

其实,第二天的《北平晨报》上便有人披露,炸弹是土肥原贤二安排的。

19日,溥仪第二次上庭刚刚到场,季楠检察长便提到了1932年的“李顿调查团”。溥仪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后没多久,国联便派人前去东北调查九一八事变后形成的“满洲问题”。当时,溥仪并没有作出任何针对日本人的指控。

溥仪在法庭上承认,曾经与李顿本人在长春见过一面。“我很想找个机会单独与他谈话,可事实上办不到。我当然应该把满洲的实际情况告诉他,但是在我的身边和周围,总有许多日本军官和宪兵,借保护之名监视我。我怕向他说了,日本人将杀害我。”

根据当时的记载,在这次会面中,溥仪宣称,“我是由于满洲民众的推戴才来满洲的”,“我的国家完全是自愿自主的”。

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员沈燕告诉记者,日本人始终防备着溥仪与调查团成员的单独会面。在李顿等人来到“执政府”的时候,让关东军参谋长桥本虎之郎与板垣征四郎在旁监视。溥仪一旦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其后果可想而知。

谈到委屈的傀儡生涯,溥仪突然攥紧拳头,捶击座位前的桌子,“14年来,自由对我来说,不过是一场猴戏而已!”

“八紘一宇”

在口头表述之外,溥仪还加上了自己的肢体语言。

“吉冈说‘满洲国’就如同是日本的一个小孩子。梅津美治郎也一直这么说。换句话说,‘日满’是一德一心的,企图把满洲变为日本的殖民地。”说着,溥仪把上半身向证人台以外探出,张开两只手臂,做出一个将什么东西抱入怀里的动作。

一位被告的辩护律师打断了溥仪的演讲,“证人把检察长的讯问搁在一边,一个人唱起独角戏来了!”但检察长季楠没有制止溥仪的陈述,法官们也以“证言与事件有关”为由,驳回了辩护方的意见。

溥仪继续陈述。“所谓的一德一心起源于‘八紘hong)一宇’。‘八紘一宇’这四个字源于日本神话中的女神天照大神。它的含义是以全世界为一家,并由日本统一之。日本一方面施行武力侵略,一方面施行宗教侵略。他们是企图奴化全世界的,而把东三省视作神道侵略的实验场。吉冈根据梅津美治郎的命令强迫我到日本会见天皇,天皇拿出三种神器——剑、镜、玉给我看,并把其中两种——剑和镜给我了。”

溥仪所说的那次会见天皇,发生在1940年。请回“神器”之后,宫中特别设立“建国神社”进行供奉。溥仪与所有的王公大臣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前往祭祀。关东军规定,溥仪不能再公开祭祀爱新觉罗氏的祖先。

溥仪证明,这样的供奉不止发生在宫里,“满洲国”的所有人民全都被强制崇拜神道。不敬神社者要处以10年以下1年以上的徒刑。

根据统计,自溥仪“请神”开始到日本投降的5年间,伪满洲国境内共兴建大小神庙295座。各处都要照章祭祀,任何人从此走过,都要行90度鞠躬礼。违者将受严惩。

按照日本的侵略计划,占领东北的最后一步就是把“满洲国”划归日本,将东北地区“改祖换宗”,是一种借助神灵之力达成“日满”同化的手段。

“八紘一宇”的谱系设计,正是出于将满洲从中国剥离,纳入日本分支的险恶用心。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最终认定了日本鼓吹“皇道”,为扩张领土寻找依据的犯罪事实。

真假黄绢信

8月20日起,法庭进入了质询阶段。所谓质询阶段,也就是英美法系所采用的对抗式诉讼,控辩双方将直接交锋。从这天起到27日作证结束,溥仪受到了被告律师团的轮番轰炸。

很快,一个西方面孔又站在了被告的律师席上——布莱克尼,他是梅津美治郎的辩护律师。

8月20日,布莱克尼与溥仪第一次交锋。他反反复复地提问,围绕着溥仪是否早有复辟打算。溥仪一概以“不知道”或者“不记得”作答。21日,布莱克尼的提问仍没有什么实质变化。这一次,连法官都不耐烦了。当日的主审庭长卫勃直接问道:“律师到底是想证明什么呢?”

布莱克尼也决定不再兜圈子了,当场宣称,自己今天的辩护目标就是“使溥仪失去证人资格”。他的逻辑是,如果能够证明溥仪的行为不是被强制的,而是基于他自由意志的选择,就可以推翻溥仪的全部证言,并宣布他一直在说谎,从而剥夺他的证人资格。

随后,布莱克尼向法庭呈交了—件物证,这是—封写在皇家御用黄绢上的信。上面印有溥仪的皇帝御玺和郑孝胥的签名。信上所署日期为“1931年10月11日”,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不到—个月,溥仪尚在天津。

这封信的内容是在请求日本协助复辟建国。黄绢信转到了溥仪的手中。溥仪静静地研究了数分钟,一言不发。被告席和辩护律师席上的众人,开始面露喜色。

忽然,溥仪从证人席的座位上像是弹了出来,一把将黄绢信扔在了地上:“各位法官,这信是伪造的!”

布莱克尼问:“上面的御玺也是假的吗?”溥仪斩钉截铁地回答:“也是假的!”

检察长季楠当庭提出建议:鉴定此信。这一建议,被法庭采纳。最终,法庭鉴定认为黄绢信是伪造的。

当时的新闻媒体纷纷大篇幅对“黄绢信”一事予以报道。文章重点大多放在了“诋毁溥仪文件变成战犯罪证”上,讥讽布莱克尼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7年后,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溥仪承认,在黄绢信这个证据上,他撒了谎。

王庆祥告诉记者,那封“黄绢信”确实是溥仪亲笔书写。这也正是伪满洲国覆灭后溥仪一直惶恐不安的原因。在伪满洲国的成立过程中,他并不是完全被迫,他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在为审判日本战犯作证的同时,溥仪也在极力为自己开脱着。

也正是因为这种心态,溥仪手中本来存有大批指证关东军罪行的物证,却因为怕牵连到自己而付之一炬。

但不管“黄绢信”是真是假,布莱克尼的逻辑都无法成立。溥仪是不是有复辟的想法,丝毫影响不了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扶植伪满洲国、侵略中国东北的事实。

8月27日,溥仪完成了作证任务,乘飞机返回苏联。

1948年12月23日,7名甲级战犯被处死。

晚年,回想起那次作证,溥仪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我仍然感到很大的遗憾。由于那时我害怕将来会受到祖国的惩罚,心中顾虑重重。虽然我确实说出了日本侵略者一部分的罪恶事实,但是为了掩盖自己,我又掩盖了一部分与自己罪行有关的历史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