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樱花开,正是吃野草的时候  

2017-04-13 21:31:22|  分类: 文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

中国所言蔬菜,日本谓之野菜,比如萝卜、白菜、青椒、茄子、胡萝卜。中国所言野菜,日本归纳于野草之内,比如荠菜、马兰头,蕨菜、艾草、苦苦草。



中国所言蔬菜,日本谓之野菜,比如萝卜、白菜、青椒、茄子、胡萝卜。中国所言野菜,日本归纳于野草之内,比如荠菜、马兰头,蕨菜、艾草、苦苦草。中国的野菜或日本的野草,春秋两季生,但以春天多。中国南方有种在人日(农历正月初七)时吃的七菜粥,传到日本成了阳历一月七日的七草粥。七菜粥的菜,大致可举菠菜、芹菜、芥菜、韭菜、香菜、葱、蒜,但也因地而异,它们多为“菜”,七草粥的草是荠菜、水芹、鼠曲草、繁缕(鹅肠草)、宝盖草、芜菁、萝卜,它们多为“草”。

来日三十七载,近十年好上挖野菜这口儿,先是发现了荠菜、马兰头,后又采到也可归类于野菜的榆钱儿、槐树花,最后起劲于野蒜和问荆。荠菜和马兰头初见于梅花开时,直至樱花落时尚在。榆钱儿看似花实为果,果结三月,五月槐花香,是电视剧名,也道出槐树开花季节,它们勾起对少儿时的回忆,取得它们要么爬上树,要么杆子勾篮子接。挖野蒜和掐问荆,是从三月中旬直至落雨纷纷的清明时节,也正好是樱花从结蕾到绽开的一段日子,我将它总结成了樱花开时吃野草。


刚出土的野蒜刚出土的野蒜

野蒜遍布中国大江南北,直至白山黑水,野蒜春季生,秋季也会生。它还有多个名字:野葱、山蒜、小根蒜、贼蒜、小根菜、菜芝、文明的学名叫薤白、低俗的名字有狗屎葱……日本也将它写成汉字的野蒜,但更多地是以日文假名写成のびる(发音:诺比鲁),其意是不断地伸长。初知日本有野蒜,得益于一套电视节目“黄金传说1个月1万円生活”,它规定平时手头宽裕的艺能人,一个月只能在餐饮上花一万日元。1个月1万日元的伙食对一般日人不算难过,对艺能人則算节俭。那些艺能人绞尽心思地去节俭了,有一位跑郊外堤坝上挖野菜去了,经电视放大的画面,我看到他挖到的是野蒜,也知道了日本也有野蒜,也引起我开始在日本挖野蒜。

挖来野蒜是为做饭做菜吃,剪掉根须,剥去带泥的表皮,摘掉枯黄的叶尖,剩下白生生的球根和茎、绿葱葱的细长叶子,爱煞个人。散发出的气味可闻出臭,更可说闻出清香。我用野蒜炒肉絲炒肉片炒鸡蛋,也将它切成长段短段地腌咸菜,还将它的球根切下来当糖蒜泡。我用野蒜蒸米饭,蒸得满屋臭气哄哄,但左邻右舍总问你家做的啥饭,怎么那么香!我还用野蒜末烙葱油饼,野蒜称蒜也称葱,本属葱类植物,用它烙的葱油饼比用小葱烙的葱油饼还香。野蒜有点苦味,更有一股辛辣味,正是春日里排毒除垢的好食物,吃了它,响屁连连,大便顺畅。

日人也爱吃野蒜,料理方法有多种,但问起他们野蒜怎么吃,绝大多数会答“酢味噌”。即整根的野蒜开水焯过、再放冷水中浸凉,沾上兑了砂糖和醋的日本酱吃。那焯过又浸凉的野蒜,有些半生不熟的撒西米的意思,头挺脆、叶也有咬紧。见过吃过日人做的“野蒜酢味噌”,很欣赏那属于野草的野蒜被他们打扮和摆放成了艺术品模样:绿叶以多种姿态缠绕在白茎上,伸出滴溜溜圆的小蒜头。那模样令人想起杜甫有诗《秋日阮隐居致薤三十束》:

隐者柴门内,畦蔬绕舍秋。盈筐承露薤,不待致书来。

束比青刍色,圆齐玉箸头。衰年关鬲冷,味暖并无忧。

其前四句说的是隐居的阮氏,秋天里送给了杜甫満筐的野蒜(薤白)。五六两句形容了野蒜的色彩、形状,七八两句说的是它的功效、气味。

问荆,是一种草本植物的学名,虽称“荆”,但那么一“问”,便显得雅了些,让人生疏了些。它也遍布全中国,当你听到笔头草或笔头菜、节节草、空心草、公母草等多达数十种俗名时,就会熟悉起来,容易理解了。春天到,问荆会先后从横卧的根状茎上破土而出两根直立茎,三月中旬直至清明出土的茎有十几公分长,顶上长着圆圆尖尖的头,形似一支毛笔,故称笔头草,它皮薄心空,故称空心草。清明时,问荆的另一根直立茎出土,越长越高且分叉,高及人肩。这两根地上茎虽有高低之别,但都是一节连一节的生长增高的,因称节节草。那根短茎上的笔头实际是能产生孢子的叶穗,就是说它有繁殖衍生的能力,像个母的,被称生殖茎,稍后出土的长茎,绿绿的,充满水分,像个公的,被称不育茎,我以为那便是公母草的来历。


笔头草在日本叫土筆笔头草在日本叫土筆

问荆在日本有两个名字,一名土筆(つくし,读音:雌库西),说它是土里钻出来的一支毛笔,日人将它称作“能育茎”;一名杉菜(スギナ,读音:斯给那),说的是后生出来的茎像杉树叶子,它叫“不育茎”。我每年春上樱花开时吃的野草,包括了这中国的笔头草、日本的土筆。问荆在中国,古医书说它味苦、无毒,但被现代植物图谱数据库收录为有毒植物,因此多被用作中草药,起清热、解毒、止痛消炎作用,而作食用的少。问荆在日本则多做食用,日人也承认它有微毒,但他们说经过清扫掉节上稍硬的一圈齿状鞘质、反复地清洗、清水的浸泡及沸水的焯过,它的微毒已微乎其微,不构成对身体的危害了。而且日人不生吃它,料理法以烹、炒、煮、炸、腌为主。


鸡蛋拖土筆鸡蛋拖土筆

日本人是拿土筆当小菜来作的,有作成天妇罗的、以酱油砂糖和酒慢慢地煮成“佃煮”的、有用砂糖腌制的“土筆糖渍”的……多种多样。和问日人野蒜怎么吃那样,问起土筆怎么吃?绝大多数会答“卵とじ”,这菜名还挺难翻译,按面拖蟹的做法管它叫“鸡蛋拖土筆”吧。它的做法可分三个步骤:一是已经处理过的土筆,在放进少量醋和盐的沸水中焯一下,再放冷水中浸一下,捞出来挤干水气。二是小锅里加水,先放进酱油砂糖盐和一种叫“味淋”的甜味米酒,后将挤干水气的土筆放进锅中用中火煮一会儿。三是打均匀的鸡蛋汁兑在土筆上,盖上锅盖闷上十秒钟,使鸡蛋呈半流体状拖住土筆。好了,就着清酒或啤酒吃吧,这其貌不扬的鸡蛋拖土筆,被日人称之“最高!”它的高在于鲜美,还在于土筆中含多种维生素,而其维生素E之量,是野菜野草中的最高。

日本有旬之料理、旬之味的词句,说的是季节菜、时鲜味。旬之料理和旬之味,包括了鱼贝、肉类、野菜(中国的蔬菜)、山菜,也包括了野草(中国的野菜),比如这里说的野蒜和土筆。它们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只有舌尖对不同季节和时鲜的的触觉、领悟。此“旬”是食物放进嘴中那一刻,你能感觉出春来春去,还是初秋暮秋。此旬之料理和旬之味,不仅指的料理和食物,还指从料理法、菜的搭配及模样、乃至盛菜的碗碟,均符时令,体现着季节感,这可说是日本风俗食俗特色之一。

野蒜和土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生长在阴湿的山坡、草原、堤坝、渠沟、田埂和休耕地里,它们经常会杂生在一道沟一片地里,我便是在挖野蒜时发现土筆的。家住城里,公园和绿地里偶有野蒜和土筆出现,毕竟少的有限,便步行或骑自行车出城到野外找。年过七旬,还要远行挖野蒜摘土筆,一是想尝尝那个旬,一是活动活动腰腿出一身汗。


野蒜酢味噌野蒜酢味噌

樱花开时吃野草。现在出门一趟能收获很多野蒜和土筆,小部分自己吃足够了,大部分送给了邻居和早上一起散步的老头老太们。我爱听他们“啊!真高兴。” 爱听他们说要做“野蒜酢味噌”要做 “鸡蛋拖土筆”。他们会在次日或下次见面时回赠一些小食品小礼物给我,日人的回赠,有一半礼尚往来之意,有一半不欠情、不赊账之意,不管是哪一半的意思,我都照收不误,我得意自己的劳动,也乐得让他们分享那旬之味。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