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把酒临风的博客

诗到老年惟有辣 书如佳酒不宜甜 个人微信:sdjnlaoquan

 
 
 

日志

 
 

观点:当代艺术大多是垃圾你怎么看  

2014-09-08 15:59:45|  分类: 艺术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著名的收藏家郭庆祥曾因指称“范曾流水线作画”而为人所知,身为收藏家,郭庆祥接触了大量的艺术作品,但他向记者表示,自己现在很难选择到理想的艺术家,因为在这个环境中当代艺术似乎成为社会批判的工具,有些艺术家将这种批判的观念直接理解为艺术,并把同一种批判观点翻来覆去地复制在成批的作品中。他说,“我认为它们这些东西已经脱离了艺术的本质,作品中观念性的东西已经超越了艺术性的含量,他们好像‘担负’起了社会或政治的批判责任,一些画家已然成为“‘思想家’、‘社会批评家’或‘明星偶像’,忘记了自身应该担负的创造新视觉表现的目标,同时又抛弃了艺术作品的观赏性,忘本的作品受到质疑并不奇怪。”

  中国美术批评家协会学术委员刘礼宾认为周洁作品本身的艺术逻辑不严密,并没有完善好,更多是臣服于大众媒体的兴趣点,导致外界只关注艺术事件而忽略了艺术本身,这是对艺术的伤害。对于当代美术,他坦言还是比较乐观的。

  刘礼宾:很多批评没有看到当代艺术的探索

  现任中国美术批评家协会学术委员的刘礼宾认为周洁的作品本身的艺术逻辑是不严密的,并没有完善好。但对于当代美术,他坦言自己还是比较乐观的。

  当代艺术市场正从盲目狂热中慢慢冷静下来

  刘礼宾认为中国当代艺术面临的最大的陷阱就是市场。上世纪90年代,市场产生之初,是发挥了一定的作用的,在此之前,中国的当代艺术没有多少发语的机会,市场产生了,我们的当代艺术才能够走进人们的视野。随着2003年,大量拍卖行画廊的出现,大量资本涌进市场,中国美术市场发展不过40年,根基未稳,面对这样的冲击变得失去秩序。许多艺术价值没有那么高的画作卖出高价,艺术被市场操纵,这对于艺术本身来说,是巨大的伤害。然而,当代艺术市场发展到今天,人们也开始从这种盲目狂热中慢慢冷静下来。比如对于岳敏君的批评。刘礼宾说:“岳敏君起初制造的一些符号确实是非常有名的,并且在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一定艺术价值的,这些没有多少审美价值的符号在不停的复制过程中确实符合了西方对中国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解读。在国外很多中国收藏,包含政治波普,因为人的审美是有惰性。但是现在人们开始对这些政治符号产生质疑了,质疑的原因就是人们看到了当代美术的丰富性,很多艺术家的探索是非常有意义的,但市场的简单运作导致很多探索被遮蔽了。有人说张晓刚也在重复,可在我看来,重复本身并没有什么错,国外很多著名的画家也在重复,更重要的是,在张晓刚的很多重复里他是有变化的,我们不能忽略这种变化。”

  很多批评并不客观 充满戾气

  面对外国的质疑与批判,刘礼宾表示:“我们的当代艺术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一方面,我们的艺术界的风气非常浮躁。艺术家的成功是建立在长期磨砺的基础上的一步到位,可现在很多艺术家否定这种磨砺的过程,直接一步到位,因为缺乏应有的磨砺,对作品艺术逻辑的缺乏掌控,这也导致了艺术本身的虚空,很多艺术家的眼光都太短了,在我看来,很多年轻艺术家不是迅速地成名而是迅速地证明了自己的不行。另一方面,我们国家在艺术政策和文化扶持上并无多少作为,官方的美术馆收藏的当代作品很少。在美国,他们的艺术基金艺术政策都是非常发达的。在艺术体系方面,我们也没有具备自己的艺术语言,很多理论还是西方的,我们自己的艺术专著相当贫乏。但是,外国的很多批评在我看来并不客观。国籍不同,审美习惯不同,我们很多艺术作品他们是欣赏不来的。比如这次在大都会办的水墨展,我觉得非常糟糕,他并没有展现出我们当代水墨这十年来的变化和探索,展出中更多的还是政治波普还有其背后的商业利益。我们中国的艺术不一定非要得到外国的认可,很多批评我觉得都是很不公道的,我们的努力与变化被他们轻易地否定掉了。换一种角度,他们的批判也是一种好事,这说明外国开始关注我们的中国艺术,以前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现在我们中国的艺术家像徐冰在国外也备受推崇,这就是我们的发展。”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我们发现很多批评都是充满戾气的,很多人用西方的艺术家与中国的艺术家作对比,以此来说明中国艺术家的价值,这都是很不公正的。但是不同声音的出现对于中国艺术来说并非坏事,争论引起思考,思而求变,变化的发生就是一种纠正。正如张晓刚所说,未来越学术将越有市场。“我们太需要静下来思考了,当我们的艺术家、我们的收藏家开始有自己的坚持,微小的探索就会促成大的进步。我们正在改变,尽管缓慢,但是我有信心,慢慢来!”刘礼宾充满期待。

  郭庆祥:当代艺术大多是垃圾  

  郭庆祥面对当代艺术界的混乱十分焦虑,他曾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当代美术大多都是垃圾。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他仍然坚持自己的这个观点:“首先,不是我一个人说当代艺术是垃圾,国内有许多藏家都是这样认为的。国外有此认同的也很多,如特纳奖得主、英国当代陶艺家格雷森·佩里也宣称了‘大部分当代艺术都是垃圾。’当年张晓刚的作品突然在美国拍场上拍得离谱高价时,全场老外一直在摇头,为什么?不认同呗!鄙视那些幕后的投机炒作者!一些画家作品有一段时期被炒作成天价,之后又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滑落,说明这些所谓的‘当代艺术’是经不起短期市场检验的,更不要说会经得起艺术史长河的检验。我一直不认同这些作品,它们不具有真正艺术的气质,许多作品还抄袭了一些西方艺术家的表现手法,实际上显得很无耻。”

  因为工作原因,郭庆祥接触了许多当代美术作品,然而大多数作品都让他摇头叹息,他说,“我是收藏家,很关心美术圈内的事,因为我还要选择画家收藏他们的作品。我们曾认真做过研究,上世纪五十年代后中国的主流美术教育和美术创作排斥了艺术家个性的创造和发挥,艺术价值几乎为零。当代艺术也有此类问题,它们似乎已然成为社会批判的工具,我不是说在艺术作品中不能有批判性,但是把批判这种观念直接说成是艺术,并把同一种观念翻来覆去复制在成批的作品中,我不得不说这些都是伪艺术,是垃圾。”当代很多著名的美术作品都有做无意义重复的迹象,比如岳敏君的笑脸,在刚开始,或许有他的艺术家价值和新意,然而到了后来便沦为迎合市场的工具。

  幕后干预搅乱正常的市场秩序

  郭庆祥认为市场对于艺术创作来说,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市场让艺术家开始受到关注,开始走向国外,另一方面,利益的诱惑违规的炒作也让许多艺术家迷失。身为这个大市场中的一员,郭庆祥表示“有市场总归比没有市场好,正常的艺术推广,可以活跃艺术市场,让真正的艺术作品从无闻而获得众人的赏识,市场本身没有错,但人为地幕后干预,就会搅乱正常的市场秩序,也会产生诸多陷阱。这些炒作让艺术作品沦为产品,那些按尺卖的作品跟市场上按斤称的萝卜白菜有什么区别。当艺术作品没有了艺术价值而只有商业价值时,无论他多么有名,都失去了收藏价值。”

  近一百年来中国水墨画已经走入陈陈因袭的怪圈

  中国当代美术在国外同样受到质疑,有艺术家认为我们中国的艺术不一定非要得到西方的认可,郭庆祥对此不以为然,“有人说外国人欣赏不了我们中国的艺术,真的是这样吗?那么英、美等地各大博物馆为什么陈列着我们老祖宗的水墨作品?我认为根本的原因就是当代中国水墨缺乏真正的创造,一些中国水墨画家,就是中国古代绘画的山寨版本,毫无时代新意并粗制滥造。中国从元代以后,特别是近一百年来,中国水墨画已经走入陈陈因袭的怪圈,绘画在世界上毫无影响力。出了国门,谁知道齐白石、张大千呀?有一些商业画家,国内一些人却把他们捧上了天,什么道理,因为他们的作品多,假画比真画翻倍的多,便于炒作。把一件不知真假的作品价格炒上天,私底下他们也就可以把这些画家的真真假假东西高价位出货了。现在一些水墨画家,一出手就号称直追‘古意’,莫名其妙,当代人要立足艺术史追求什么‘古意’呀?对于当代美术来说,‘古意’的精髓就是创新。当代很多水墨作品还是靠临摹老祖宗的作品,没有创新发展的动力。”

  迎合市场创作不出好作品

  在郭庆祥看来,当代艺术要发展,艺术家是关键。中国的艺术家要静下心来,好好琢磨,所谓功夫在画外。作品要流露艺术家自己的真情实感,迎合市场是创作不出好作品的。优秀艺术家的创造要进入艺术史的发展轨迹,才能有所成绩、有所贡献。好的作品要立足当代,要有创新,有当代人的情感追求,哗众取宠、商业投机的作品只能图一时之快,事后必然会遭市场淘汰,更不用说流传后世。“真正的艺术家要代表这个时代,衡量伟大艺术家的标准得看他为这个时代带来了什么。遗憾的是,当代艺术家中,我还没有看到这样的艺术家。”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